威尼斯人娱乐场首页!为您优选史上最牛穿越小说,天天快乐阅读!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首页 > 穿越架空 > 七夏浅秋 > 泪倾城,浅眸乱君颜

252.电子游戏注册送彩金18元 作者 / 《七夏浅秋》作品集

    

2006年末,股市又开始大涨,12月14日,上证指数突破2245点;12月25日,突破2400点,最高摸至2452.43点,创16年来新高。一头牛的图像最近频频出现在报纸、杂志的封面上,这头看起来神气十足的牛,对那些一身熊臭气的人们而言,无异于天呈瑞端,多年的金箍似乎就要变成一道金光闪闪的皇冠。

但林峰,一个十年老股民并不那么乐观。他通过多年经验已知道,在股市中,帕累托定律是如此的鲜明:只有20%的股票在涨,剩下的80%在继续跌,但正是20%的大盘照射着整个股市,以至让它显示出诱人的霞光。而林峰手中上涨的股票,也只是让他的钱财象征性地增加,诚如以前的很多次,“仅仅是数字上改变而已。”林峰平淡地说。

林峰预感到一轮疯狂的上涨后必然会下跌——他的预测准确性并不高,他称自己是一个并不成功的小股民。即使如此,他还是决定把手中股票抛了,等几个月后再入市。在波诡云谲的股市中,林峰深感冷静和理性的重要性。

在股市的世界里,冷静和理性往往是受忽略的,或者说,是很难达到的境界。人们用“疯狂”来形容股市,“在疯狂的股市中最能体现人的本性:贪婪和恐惧,然后是麻木。”林峰说。

但他并不厌倦这样的生活。他并非喜欢刺激,而是像其他千千万万股民一样,希求分享到国家经济高速发展的成果。

“从期待到失望,到绝望,到惊喜的过程,也只有股民才能深谙其中味道了”

1995年,27岁的林峰有了一笔积蓄:3万元。这对他而言不是一笔小数目,工作刚开始的前3年他每月的工资是300元,就算是不吃不喝,工作4年的他如果仅仅靠工资的话也不能存到这么多钱。

这正得益于他的天赋,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倒卖BP机和大哥大。那个时候的BP机要3000多元一个,像砖头一样的大哥大要3万多元一个。由于本钱不多,他的倒卖需要动用一些关系,并且要四处奔波。当他找到一种新的赚钱方式时,就毫不犹豫地投身其中,因为这种方式赚钱更多更快,而且还很轻松。按照他的说法是:“一张床、一张凳、一部电话、一台电视。”

那年的寒假林峰和他的一个师弟同住在一个宿舍里,师弟之前就在玩股票,整天向他灌输股票的知识,听多了后他觉得股票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可以看着自己的钱不断地增加,并且还可能像滚雪球一样地增加。

1995年,中国证券市场上最重大的事情是“327”国债期货事件和万国证券公司垮台。万国证券总经理管金生做空“327”国债导致公司一下子损失13亿元,管金生因此被判17年。在经历过第一轮的股票热后,1994年末到1995年,中央执行紧缩政策,削减股票发行限额,股票交易量暴跌。到了林峰要投身股市的寒假期间,跌到那一年的低点。12月,朱镕基第一次参观了上海证券交易所,股市开始了期待已久的回归。

但林峰的股票生涯在瑟瑟寒风中却旗开得胜。他记得买入的第一只股票是杭州解百,买了1500股,几天后卖出,赚了将近1000元。

这比他一个月的工资都还多,并且是轻轻松松得来的。作为庆祝,他和师弟吃了一顿快餐。“当然,快餐是我请的。”林峰说,他觉得这个世上最好吃的就是快餐,比龙虾还好吃——虽然那个时候,龙虾还不普及。

吃快餐显现的是林峰节俭的习惯,更重要的是他在股市上淘得第一桶金并没有换成沉甸甸的钞票,而是作为增加的投资继续在股市里打转。

“1996年的生活实在很舒服,一个月赚几千元是正常的事情。”林峰回忆着当时的“黄金时代”,感叹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1996年,股票市场被当做经济改革的一环,并被赋予重要的期望,上海、深圳两地在争夺中国金融中心的地位,地方政府势力大力介入股市,一位资深人士的说法是“从市府到银行到交易所到一些券商到一些上市公司到当地证券媒体,几乎公开共谋如何把股市搞上去。”当然,这也是股民们所期盼的。

“撑死胆大的,吓死胆小的。”林峰总结当时的境况,而他,是属于胆大的那一类,“我是新股民,什么都不怕。”虽然已是十年老股民,但他说他炒股靠的是“感觉”,身为学中文的他对于数字很是麻木,k线图那样的东西,他看起来就头痛。

他的胆大也时常把自己都吓着。在股市又开始掀起狂涨的2006年末,当他和老婆回忆以往的冒险时,共同认为卖格力电器的那一次是最惊险的。

1996年底,格力电器上市。作为绩优新股,格力电器受到追捧。林峰让老婆请假排队,以57元的价格买下1000股,但股票在当天下午就跌到47元。“那天下午我刚好有事,跌的事情是晚上才知道的,所以没有及时抛出去。”但就是这样的阴差阳错,让他把股票放了两个月,有一天,股票突然升了10多元,林峰赶紧抛出,赚了一笔。

“从期待到失望,到绝望,到惊喜的过程,也只有股民才能深谙其中味道了。”林峰说。

“十二道金牌”终于把股市的火焰浇灭下去,大盘连续3天跌停

对格力电器,很多老股民都是印象深刻的。然而,让所有股民遭遇寒冬的,是“十二道金牌”。

在此之前,面对日益火爆的股票市场,监管部门要出台措施给股市降温。1996年10月22日起,证监会开始连续发布多道通知和评论,警告市场方方面面不要从事融资交易,严禁操纵市场,查处机构违规事件。但每次警告仅仅是让股市稍微停留了一下子,之后又大踏步地向前冲,正如近几年来的房价一样。

几乎所有像林峰这样的股民都会记得10年前的12月13日,西方所说的“黑色星期五”,股市一直正常,但在收盘前半小时风云突变,出现了巨大的卖盘。很多人都认为周末跌一跌是很正常的,“实际上是已经得到风声的大庄家在抛盘。”林峰很清楚,股市,是机构间的博弈,散户小股民总被蒙在鼓里。

收市后,监管部门公布实行涨跌停10%和T+1的新规。所谓T+1,是指买入的股票在第二天才能卖出,这两个制度都是为控制股市的风险。

很多人都没有看到暴风雨将至,他们还抱着“撑死胆大的,吓死胆小的”的观念,甚至在15日晚,他们听到《新闻联播》语气严厉地全文宣读次日《人民日报》的特约评论员文章之时,仍然心存侥幸。

在没有政治运动的岁月,股民们忽视了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的分量。那篇《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的文章,是第三任证监会主席周正庆组织撰写的文章。文章指出,1996年4月1日至12月9日,上证指数暴涨120%,深成指暴涨340%。几个月来新增投资者开户数800多万,总数超过2100万,是不正常和非理性的。文章措词严厉,对股市投机犹如阶级敌人。

“十二道金牌”终于把股市的火焰浇灭下去,大盘连续3天跌停,很多人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当时的境况。

12月16日,周一,股民们像等候宣判一样看着开市后的一片绿色。林峰是很少去交易所的,因为他要正常上班。他说去交易所的都是些老大爷老太太,其实也不尽然。据当天在交易所度过的股民描述,人们从希望转向绝望,从沉默转向谩骂,恐吓、哀求、争吵的声音回荡在交易所。

“聪明的做法是止损,但越是跌越舍不得抛啊。”林峰说,16日那天他还盈利10万元左右,舍不得抛。但也不是很悲惨,他还好,只是以前赚的蒸发掉了,本金还在。

他一直坚持着不借钱炒股、适度投入的原则。这让他能够在股市寒冬中抱以乐观的态度。而他身边的一位朋友,把买房子的钱拿去炒股了,手中的股票从5元到1元,到几毛,差不多成为废纸,但要结婚买房子,也只有忍痛斩仓。

借钱炒股的,更是欲哭无泪。一些机构,例如工商银行合肥分行、中信银行济南分行、中山证券公司、广东发展银行江门分行、海南港澳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等之前拆借、透支资金炒股的,被社论点了名,说他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周正庆事隔多年后回忆道,社论阻止了当时股市的过热,在亚洲金融危机来临之前,提前消除了股市的泡沫,对全民进行了一场风险教育。

对林峰,这个感性的股民而言,这更是一次惨痛的经历。

“以前老是亏,就是太贪心了。涨了还期望涨更多,跌了舍不得抛,结果越亏越多”

在林峰的股民生涯中有一件得意之作,他常常用来阐释自己的股票价值观,或者说心得、经验,如果说“黑色星期五”是对整个股市和全体股民的一次风险教育,那这一次可以说是对他个人的重要教育。

那是他最成功的一次股票炒作,对象是沈阳机床。沈阳机床起先也被看好,股价一路上升,最高时升到12.75元。林峰在12.4元的时候全部抛出,第二天,股票下跌不止。

“以前老是亏,就是太贪心了。”涨了还期望涨更多,跌了舍不得抛,结果是越亏越多。“我一般给自己订一个预期目标,当目标达到后马上抛掉,至于它继续涨,涨多少,那和我没关系了。”林峰得益于自己的冷静和平淡,这也是他炒股的一个原则。

但在股市中,人贪婪的天性得到最彻底的释放甚至放大,在股市中控制贪婪无异于在饥饿中抵制食物。

2001年后,是长达5年的熊市。林峰手里的股票一跌再跌,失望,绝望,直到麻木。有人在股民常去的论坛里做了一个调查:“股市暴跌你有过自杀的念头吗?”17.22%的人选择“有”,5%的人选择“麻木”,40.56%的人选择“没有,但已仇视社会”,7.78%的人选择“想先杀几个再自杀”,18.33%的人选择“没有,依然很镇静”,11.11%的人“不仅不悲伤还在偷着乐”。听起来很吓人,幸好股民们并不把这个调查当真。

对林峰而言,他的感觉是“像被骗了一样”。有的股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2001年4月23日,PT水仙成为第一家退市公司。而南方证券倒闭,德隆倒闭在股市掀起波澜,但让林峰记忆深刻的,是粤金鳗的倒闭。他曾买过粤金鳗的股票,本来是优质股,但林峰被它套得很惨。这家养殖鳗鱼的企业,林峰认为是被地方政府给拖垮了。

有股民为粤金鳗写了一篇讣闻——《粤金鳗同志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革命的一生》:“(粤金鳗)因常年奋斗,积劳成疾,患急性心肌梗塞,抢救无效,不幸于2001年6月12日与世长辞,享年64个月。”

在这期间,林峰和股票里的那头熊一样,一起进入冬眠期。他忘记了股票的代码,忘记了营业部的电话,他不知道他交易的那家营业部已然倒闭。还有一件让林峰得意的事,2003年,沪指在1200点的时候,股市在升,林峰读到一位著名股评人楼栋的文章,文章说大势很危险,危墙下,你还敢站在下面吗?作者建议股民赶快抛盘,不要为蝇头小利所祸。楼栋的文章对林峰的判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把所有股票全部抛了,让他成功解套。

林峰用庖丁解牛后的那种酣畅淋漓来形容他的这次解套。描写庖丁的原文是:“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而解套前的感觉则是“困兽犹斗”。

他并没有“深藏之”,几个月后,沪指升到1400点,他又踌躇满志了,他把解套出来的60%的资金再投入进去。而这一次,一直套到今年末。

林峰常说起一个很老的段子:人生的不幸是炒股炒成股东,炒房炒成房东,泡妞泡成老公。但当他知道他炒房的朋友们是如何惬意,如何稳赚不赔时,在惊羡之余,愤懑不平之气溢于言表。

但他是股民,不是炒房者。这个身份让他必须承受股市中的悲喜坎坷,在他选择进入股市的时候就决定了,而在那个时候,在他看来只有股票一种投资方式。“以前的文人很可怜,现在是股民很可怜”。

然而林峰对自己的股民身份感到高兴。他认为股票就是一段人生的浓缩,股市中的一个月,两三天就能完整体悟到人生的经历,进出、得失和悲喜,这让他觉得股市就像人生,不能够完全把握,充满了不确定性。“人生也就如股票一样,是个抉择的过程。股市生活会让人生丰满很多。”他的话显示出一种辛酸之后的信念,他说股市给了他乐观的精神。

如果有其他的投资方式他会去尝试,比如铺面之类,但他不会离开股市,因为他还有梦想,而这个梦想看起来越来越清晰,似乎触手可及。 □本报记者 丰鸿平

粤金鳗退市后,有股民写了一篇讣闻——《粤金鳗同志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革命的一生》:“(粤金鳗)因常年奋斗,积劳成疾,患急性心肌梗塞,抢救无效,不幸于2001年6月12日与世长辞,享年64个月。”

大屏幕上显示的股价全线飘红。2006年末沪深股市持续上涨,涨幅惊人。 cnsphoto供图

姓名:林峰

年龄:38岁

职业:教师

居住地:广州

代表阶层:股民


威尼斯人娱乐场首页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