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的江湖_第三章 哽喉2

清博大数据 2017/8/23 19:53:18 阅读:46

三年后,皇子登基成为了现在的国主,妻妾子嗣也均被封后封妃,晋王加爵。一派繁盛,好不热闹。可就算众生皆笑,也终究会有一人偷哭。而此人便是国主的正妻,当朝的皇后,虽出身宰相世家,与国主的感情深厚,却因婚后多年膝下无子而多少感到了遗憾。尤其在国主继位一统江山之后,这种遗憾很快就变成了皇后的心病。虽仗着父辈家世的权贵,哪怕在国主当年继位之时起到了不可小觑的决定作用,却也深谙这后宫深院母凭子贵的根本。且国主在子嗣方面也一向都枝繁叶茂,单不算公主,现膝下就已经围绕着皇子一十二位,均由各嫔妃所生,他日若其中的哪位真做了太子,又有谁能保佑她这膝下无子的空头皇后地位长久?

如此的远虑近忧令皇后自国主继位起便终日闷闷不乐,郁郁寡欢。国主感念多年情分之时也深深顾忌皇后家世的力量,更因刚刚接手江山社稷未保,还须皇后家世一脉的相承相助。故安慰之余突然想起了远在漠城边陲的那位倾城美人,便计上心头,欲将纭昭过继于皇后膝下。

作为女人,皇后当然对国主的处处留情感到了不满。可皇后毕竟出身名门,远远懂得什么比感情、嫉妒更为重要。也因此爽快同意,还一并提议,不单要将皇儿接回,还更要将纭昭之母一并接回。

国主感动,对皇后的贴心化作了日后无限的恩宠。不过皇后则盘算着另一笔账,生怕将纭昭纳入膝下后,长大成人时会背弃于她心系生母。这世上最难敌的就是血缘亲情,皇后将纭昭母亲接回的同时也向国主请求,将纭昭母亲纳于自己宫中,以利于纭昭的成长为名,既掩其罪奴的身份,又在无法相认的同时了却了一段可以时常见面的无言亲情。

就这样,在暗潮汹涌的帝京范围,终于有了纭昭母子的一袭之地。入京的那年纭昭才仅有五岁,而离漠城一别的五年时光却丝毫没有改变纭昭母亲的音容笑貌,反而在倾城的容颜上更是绘出这世间无法言传的温婉与恬静的成熟。国主再见倾心,这也令皇后心生间隙。不过纭昭母亲自是明白之人,在面圣之时便已提出要独居清幽之所,一心向佛,为纭昭以及国主祈福。而后多年除了特殊日子也一般是不见纭昭的,至此就算同在一方天地也终有一道高墙隔着,母子无法相见,独留泪眼婆娑。

纭昭七岁那年,生母病逝。国主虽感念旧情,却终因其罪奴的身份无法为其风光入葬,最后只能化作无名骨,葬于空碑下。母亲的死使本来就郁郁寡欢的纭昭万念俱灰,几次哭倒在空石碑下绝意跟去都被拦下,报于皇后,状况堪忧。而从皇后的角度来看,除了对纭昭年幼丧母的同情外,更不舍好不容易纳入膝下的“皇儿”得而复失。因此在国主面前进言,希望可以送纭昭远离帝京学艺,散心疗伤。

国主身边本就不缺皇儿,更何况纭昭归来这几年也都沉闷不响,似有若无。故当即应允,差遣亲信将其送至雪山拜师。据说那里有位世外高人,许是和皇族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关系,一般不得势的皇子亲贵均被送往过那里,也因此被朝堂称为流放之地。

而我,便是那年纭昭远赴雪山的途中买下的孩子,后一并被带上了雪山,现在留在了成为了纭昭身边的小七。

淘金娱乐场.
吉祥坊的中有效投注额怎么算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吉祥坊的中有效投注额怎么算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吉祥坊的中有效投注额怎么算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0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