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新澳门娱乐开户:小丞大界,霸道少将小娇妻_第二十三章 三年后 > >

新澳门娱乐开户:小丞大界,霸道少将小娇妻_第二十三章 三年后

新澳门娱乐开户 时间:2017/8/18 16:40:50


 新澳门娱乐开户

今年的黄芪卖了五万五千八百六十块钱,除了给堂弟的两千块,加上商店也有两千五百多的收入,周家今年的收入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到春节的前夕周海正将又一大笔钱款存到银行为止,周家的存折上的数额已达到十二万七千元!

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周家的财富就已经积累到让许多人不敢想像的数目,但周家的每个人仍是秉承着低调的原则,波澜不惊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周筱的竹笛和二胡的技艺日渐精进,再也不用有被小华的奶奶找上门来抗议的担心!不过进步最属明显的还是毛笔字的技艺,虽然周筱喜欢极了怀素的狂草,不过现在仍是坚持着在练习着柳体,她想把底子打的更牢靠一些……

时间如白驹过隙,不觉间又过了一个将近三年,已经来到一九八五年的五月。

就在两个月前,村里通上了电!

终于告别了煤油灯的年代,在周海正的计划里已经有了要购买电视机和电冰箱的打算!

这两年的黄芪还没有被外人发现,周家的财富又极巨增加了十几万。

早前在后园栽种的果树,在两年前就已如周海正所预料的那般挂了果,虽然只有零星的那么几个,但到了后一年就已是硕果挂满了枝头。十棵的苹果树再加上两棵的梨树,果实的总产量加到一起意想不到的惊人,听了周筱的建议后,周家在秋后把这些果子都装好放在了地窖里,到了春节前夕把一大部分吃不完的都拉到县城卖了个好价钱。

葡萄树因为打理的好,每年吃不完的也能卖上点钱。尽管以周家现在的实力可以不屑于这点小钱,不过用质朴的刘玉凤的话说就是——“不要不把这点小钱当回事,想想我们日子过得紧张的那些年,恨不得一分钱都要掰开了来花!不要小瞧这点小钱,至少这点小钱,也足够能帮到四五个需要帮助的孩子交付一年的学费!”

在周海正的影响下,刘玉凤觉得能帮助一个孩子完成一个上学的梦想,可能就给了他们一个未来或者是一个无限光明的前途!

周筱已经八岁了,身高上仍比同龄的孩子矮上那么一截,显得一副娇娇弱弱的样子,发型已由原来的板寸改成了现在的学生头的样式,不过这种学生头也是在周筱强烈的要求下,经刘玉凤修剪改良后显得更加可爱又俏丽的而不太属于这个时代的一种独特的样式。

衣着上,自从进入八岁后,周筱已不再任由刘玉凤给自己打扮成一副红灯笼或是绿柿子椒的样子。周家现在有着足够的条件打扮自家的小公主,秉着富养女儿的理念,刘玉凤只要在周筱不太出格的前提下,会由着她自己的意愿来装扮自己。不过周筱毕竟有着前世近四十年的审美阅历,她也没有追求品牌的嗜好,当然,目前环境下也没什么品牌让她可追。她可以达到花很少的钱把自己打扮得穿起来特舒服,让别人看起来会觉得更舒服的效果,当然这一能力也让全家人跟着受益。

就拿快到不惑的周海正来说,合体的衣着,恰到好处的细节修饰,让他显得越发儒雅起来。

刘玉凤虽然每年还要有一个多月山上的劳作,但经过周筱为她精心提供的保养美容的小妙招,再加上不俗的衣服款式和漂亮的发型,本来就有出色的相貌底子,现在整个人显得年轻、干练又女人味儿十足。

十四岁的周天身高已达到一米七五,尽管身材仍显得有些单薄,不过却是气质极佳,再加上周筱给设计的独特的服饰搭配,更加吸引无数少女的眼球,当然最主要的是成绩一直以令人望尘莫及的高度领跑在一众同学之前。

当然,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周筱知道一切皆是由于自家现在非常丰厚的经济条件起的主导性因素。家里的每个人自从有了钱后心里不自觉的都有了些底气,再加上外部“配置”的改变,整个人的气场才会变得相对强大起来。不过,最让周筱觉得欣慰一点的是,全家人还是保持着那颗平常心和善良的心,而不是表现的那种让人悲催的暴发户的行径!

再有两个多月就到了周天和周筱要参加中考的时间。由于周海正托人提前打了招呼,县重点高中的校长已经知道八岁的周筱要通过中考的汇试,进入到高中来读书。周海正尽管得到了高中校长的首肯,但依然能从对方眼神中读出了浓浓的不屑,不屑中甚至还夹杂着讥笑,以为是一个过于宠孩子的父亲做出的一件非常不靠谱儿的事情!

周海正没怎么往心里去,之所以提前打过招呼,一是不想在周筱考取高中后,让学校打着神童的旗号大张旗豉的做宣传;二是想让学校在周筱读高中的三年里,尽量做一下保护措施,别让外界的炒作打扰到她;再有一点,也是怕自己超常聪明的女儿会带给人家过大的震动,所以让校方提早有个心理准备,但好像人家并不领这个情!不用说,校长的表情就好像直接告诉你说,“哄孩子玩儿也不是这个玩儿法,真以为能考的进来呢,做梦吧!”

周海正无奈,心里想着只有到时候看情况再做决定。

现在要面对的问题就是这兄妹俩的住宿问题。周海正和刘玉凤夫妇认为周天倒好说,已经十四岁,而且还是个男孩子;可周筱毕竟还太小,今年只有八岁,如果住宿的话就会面临诸多的不便,光是想想食堂的饭食就会让刘玉凤舍不得自己瘦弱的女儿去吃这份苦。

周筱于是又得到了机会:“爸爸,其实我们可以考虑在县城买房的。找一个离学校近一点的地方买一处房子,我和哥哥就可以不用住在宿舍,而且现在的物价越来越上涨,房价也会跟着上涨,将来我们要是不住了也可以再卖掉。”

“买房倒是可以,可是我和你妈妈都走不开,谁来照顾你们陪你们住在那里呀?”

“爸爸、妈妈,其实我倒是有个人选,就是前街的老安家的那个离婚回来的女儿。”周筱其实早就想好了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

她记得前世那个比母亲大上一些的安家的女儿,婚后几年被检查出不能生育,所以在婆家很是受气,后来还不断遭受家暴,在一次差点被婆婆和丈夫合伙打死后,终于离婚回了娘家。过了两年改嫁给了一个年纪比她大很多,又有五六个孩子的老头子,谁知还没过上几年,那个老头子就死了,那几个儿女就把她赶了出来。许多人看到这种情况就说她命硬,到了谁家谁家就会跟着倒霉!没办法,一无所有又背上了命硬的名声的她只得又回了娘家,这时候她的父亲已经过世,母亲也已经老迈和哥哥住在一起。刁蛮的嫂子再也不给她好脸色,尽管她整天像个奴才一样一刻不得停歇,嫂子仍是每天对着她指桑骂槐,终于在一次受不住嫂子指着她的鼻子大骂她是个扫把星并让她去死时,绝望的投了井,直到一天后尸体才被警察打捞上来。

周筱记得这事应该是发生在明年夏天的时候,之所以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这大概是周筱前世自对生死有些概念开始,第一次面对的真正意义上的死亡,而且是那样悲惨的状况。那个女人的尸体被打捞上来后恐怖的姿势,令当时去围观的全村的村民们不禁都毛骨悚然!

现在这个女人刚被那个死了的老头子家赶出来没两个月,全村那些没事就爱家长里短的长舌妇女们,早在她刚回到娘家那天就已经开始议论人家所谓“命硬”的问题了!

据刘玉凤所了解,其实这是一个很老实能干的女人,只不过命不好,所有的不幸都被她赶上了而已。

周筱不由透过她想到了前世的自己,有些相似的命运,一个值得同情的女人,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周筱决定帮一帮她。这样做既可以挽留住这个可怜女人的一条命,又可以暂时让她远离这些事非,而照看她们兄妹俩人的问题也能得到解决。

听了周筱的建议,同样身为女人的刘玉凤也立即起了同情之心,“对呀,小小不说我还没想到,安家老幺最是合适不过,我一会儿就去找她说说看!”刘玉凤风风火火的样子还是没变。

“不着急,后天周日,我们先去县城找找房子,等房子定下来再说!”周海正决定后就去了一趟毕大叔家,和他约好了后天进城的时间。

周日的一早,周海正和刘玉凤两个人就和毕大叔驾着马车去了县城,直到傍晚才回来。周筱急忙打听父母买房的结果,周海正说找了一天,看了几处也没有看到太满意的,直到快要回来的时候才找到一家离学校比较近、走路大概五分钟就能到学校的房子,不过那家是挨着的两处大瓦房,去年才盖好,面积也很大,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全家都要搬去市里住,所以要两处一起卖,总共要价是一万五千块钱。由于时间太赶,周海正也没有想好,就说三天内再给对方确切的答复。

周筱一听才一万五,过个三十年遇上拆迁占地什么的起码要翻个上百倍了,多好的投资机会呀,怎能错过。虽然自己没亲眼看一下,但想想就知道有多值了。

于是就缠上了周海正:“爸爸,我们就买了吧,明天我们就去和那家定下来,不然万一晚了让别人买走怎么办!大一点多好呀,到时要是安姨和我们一起住的话还能种点菜呀什么的,再说以后房价还会上涨,我们只会赚不会赔的!”

周海正想了一下,自从发现周筱的早慧后,一般周筱给出的建议周海正都会给予很认真的对待和考虑,而事实证明以往每次被认可和采纳的事情,都没有出现过什么差错,这让自认从不迷信的周海正有时都不得不怀疑,自己女儿的运气也太好了点吧,真的是老天特殊的眷顾吗!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