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le乐百家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le乐百家_钟馗斩妖除鬼记_第十七章 钟馗兄弟大战魔鬼

时间:2017/8/18 16:38:46    阅读: 51次    来源:新版多乐保皇没有啪

四个厉鬼正在大笑之间钟馗突然出现,陈庄主惊问:“你是何人?既然敢闯我呼啸山庄!”钟馗哈哈大笑说:“我乃钟馗,奉玉帝的旨意前来斩妖除魔。”陈庄主也大笑说:“你简直来送死!你不知道我们呼啸山庄有镇山之宝吗?”钟馗笑说:“你的镇山之宝早被我的黑布所收。”四个魔鬼大惊,钟武双手紧握宝剑从屋顶冲下,一剑刺中陈庄主的胸口,陈庄主痛苦的抓住宝剑大叫,在狂叫中慢慢露出魔鬼的形状,陈庄主一只手突然抓住钟武的脖子想把钟武捏死,钟馗用青龙宝剑一劈,魔鬼庄主立即变成一副骷髅架。

刘夫人和儿子、儿媳妇见钟武突然出现,大惊,齐说:“你怎么还没有死?”钟武大笑说:“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不过又活了过来。”刘夫人大叫说:“不可能!天河瀑布深千尺,下面乃人间地狱,你不可能爬得上来”钟武大笑说:“我十八岁参军,经历过恶战无数,有时候就是从死人堆了活过来的,千军万马之中我这把宝剑杀人无数,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三个字!”。三个厉鬼开始害怕,钟馗说:“你们这四个魔鬼既然以山庄为幌子,谋财害命,今天是你们的死期。”刘夫人的儿媳拔腿就想跑,钟馗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一剑就把她结果了。刘夫人和其儿子立即发狂,显出了魔鬼的本色,披头散发,面目峥嵘,刘夫人锋利的指角立即长长三尺,其儿子也把僵尸牙露出来,两人开始呼唤呼啸山庄附近的厉鬼,突然间,天昏地暗,呼啸山庄附近的厉鬼纷纷从棺材和坟墓里钻出,钟馗见大事不好,连忙放出吸血蝙蝠,吸血蝙蝠大战鬼群,刘夫人和儿子攻击钟馗和钟武,钟馗手握青龙剑大战刘夫人,钟武也和陈公子大战,钟馗左挡右劈,刘夫人用其三尺长的指角拼命刺向钟馗,钟馗一剑将其指角砍断,刘夫人捂着指角大叫,陈公子用其一寸长的牙齿不断的想往钟武的脖子咬,钟武一剑就将陈公子捅死了,再一掌把他打飞。刘夫人见儿子死了,拔腿就跑,钟馗把宝剑一扔,青龙剑插进了刘夫人的身体,刘夫人痛苦死去。童子听闻打斗的声音赶过来,见四个主人死了,立即开溜,钟武一脚把他踢飞到墙壁上,鬼童也一命呜呼。

钟馗和钟武杀光呼啸山庄的厉鬼,一把火把呼啸山庄烧了,钟馗把一本《地藏菩萨本愿经》交给钟武说:“呼啸山庄冤魂夜鬼太多,你用《地藏菩萨本愿经》超度一下他们吧。”说完就离开了。钟武拿着纸元宝和蜡烛来到天河瀑布前,念了三天三夜的《地藏菩萨本愿经》以超度被害死的亡魂,亡魂们见冤仇已报,在《地藏菩萨本愿经》的指引下纷纷到地府投胎,黑白无常在地府里看到突然多了那么多的鬼魂惊讶不已,连忙带领鬼差押他们去投胎。天河瀑布浓雾渐渐散去,经年呼啸的阴风也没有了,瀑布下的寒潭清澈见底,钟武把寒潭下的白骨捞起掩埋,寒潭旁边光秃秃的树木开始复活,呼啸山上花红树绿,一派生机勃勃的气氛,钟武于是背起行囊,踏上了回家的路。

走了三天三夜后,钟武终于回到家乡,道逢乡里人,钟武问:“我家中还有谁?”乡里人说:“汝父母几年前已双亡,下人也全部走了。”钟武如晴天霹雳,快步来到家门前,遥看自己的家,‘松柏冢累累,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钟武痛不欲生。乡里人劝说道:“宁做和平鬼,不做乱世人,你还是节哀顺便吧。”钟武伤心痛哭,半天后收起眼泪,失魂落魄的来到父母的坟冢前长跪不起,跪了一天一夜后,钟武在乡亲们的劝说下站了起来,钟武想用一两金子向乡里人买几斤米,乡里人都说:“家里的米全部被乱兵抢走了,我们也是吃野菜为生”。钟武没办法,只能够持舂谷作饭,采葵叶作羹。羹饭煮熟后,钟武不知叫谁吃饭!彷徨的出门东向看,衣袖满是眼泪。钟武回到家中,感到的是万分的孤独。在家住了三天后,钟武拜别父母的坟墓,一个人又离开了家乡,在离开家乡之前钟武把所有的金子送给了乡亲,叫他们进城去买点米来自活。

钟武翻山跃岭,爬山涉水,又来到尼姑庵前。钟武轻轻的敲击庵前的木门,小尼姑开门一看,看到钟武,开心的说:“军士你又回来了?”钟武说:“是的,我还要回军中报到。”小尼姑大叫说:“何姑娘,军士回来了,军士回来了。”女主持着急的出来观看,看到钟武,开心不已。女主持又给钟武安排了一个上房,晚上,明月如皎,钟武一个人出来散步,在花园的凉亭里,钟武看到了年轻的女主持。钟武上前打招呼,女主持说:“军士还不睡吗?”钟武说:“心烦意乱睡不着。”女主持说:“有什么烦心事?”钟武说:“我在军中十年,也杀戮了十年,已经厌倦了军旅生活,现在想找个人过回平静的生活。”女主持说:“有时候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钟武说:“看你年芳二十,怎么这么年轻就出家了?”女主持笑说:“其实我是被我师傅领养的,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遇到兵荒马乱,家里穷得揭不开锅,父母把我丢弃在山上,我师傅一次下山看到我在路边哭泣,就把我捡回来领养,她把我当亲女儿一样看待。”钟武说:“原来如此。”女主持继续说道:“我师傅没出家之前姓何,所以有时候她们也叫我何姑娘,其实我是戴发修行的。”说完,何姑娘把自己的帽子拿掉,露出了一头漂亮乌黑的长发。钟武看着何姑娘的容貌,自言自语的说:“我好像上辈子认识你。”何姑娘心跳加速,害羞的说:“我也感觉上辈子认识你,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钟武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日不见你,如隔三秋。”何姑娘害羞的说:“你回永远爱我吗?”钟武说:“当然,你还俗嫁给我跟我走吧?”女主持低着头说:“我舍不得庵里的姐妹。”小尼姑和一个大师姐正好从旁边经过听到两人的谈话,小尼姑笑说:“没关系,你有空可以回来看我们啊。”何姑娘和钟武被吓了一跳,旁边的师姐也说:“其实你出家也是师傅安排的,不是你的意愿,你何必强迫自己做个尼姑,师傅让你留发修行相信也是希望你找个好人家,军士是个好人,你还是还俗跟他走吧。”钟武握住何姑娘的手说:“跟我走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何姑娘害羞的说:“我还要征求了几个师姑的意见,如果几个师姑个个都同意我还俗的话,我就跟你走”。

第二天,何姑娘把自己的心愿告诉几个师姑,几个师姑说:“乱世有很多人跑到寺庙出家,其实是为了逃难,师姐把你捡回来只是顺手做件善事,你要走就走吧。”何姑娘于是在其师傅的灵位之前跪了三天三夜后,痛苦流涕说:“师傅把我捡回来收养我万分感激,师傅对我的教育之恩就如同我的再生父母,我回永远铭记师傅的恩典。”说完后脱下袈裟,放下念珠,把主持的位置传给大师姐,依依不舍的含泪跟钟武离开。钟武在走之前把一袋珍珠交给新主持,说:“这就当作是捐给尼姑庵的香火钱”。新主持拼命推辞,钟武说:“现在战乱刚刚平息,寺庙也需要银两周转,你们拿住吧。”新主持说:“既然钟公子那么热情,那我就留下来做善事吧。”

钟武和何姑娘回到军营,向皇上请辞将军一职,皇上极力挽留,钟武说:“回家一趟,父母已经双亡,万事已经看透。为子女者不能够陪伴在父母身边就是不孝,我虽知‘忠孝不能够两全,但是我已经为国家服务了十年,现在也应该为父母守一下陵了。”皇上被钟武的孝心感动,于是批准其离职,赐钟武黄金千两,令地方官员修缮钟武父母的陵墓,钟武载着黄金和妻子返回家乡。一路散发钱财,深受兵乱的贫苦人民个个称赞钟武的美德,家乡父老夹道欢迎钟武夫妻,钟武在父母的陵墓的旁边修建了几间简陋的房子,夫妻两过着贫苦的生活,转眼五十多年过去了,钟武已是八十岁的老头,何姑娘也七十岁了。一天晚上,钟武梦到五十年前被自己杀害的敌军士兵向自己索命,钟武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推醒夫人说:“我就要走了,你不要太伤心。来世我会继续等你的,我们生生世世都要做夫妻。”钟夫人泪流满面激动的说:“这辈子遇上你是我最大的幸福,生处于乱世之中有你这样的人也是人民的福气,你为国家对得起天地良心,为父母称得上是孝子,有时候人活在世上身不由己,希望我们下辈子不要再生活在乱世之中。”钟夫人说完后,钟武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睛,钟夫人伤心过度,没几天也跟着去了,钟夫人来到阎王殿,钟武已经在殿上等她,阎王对钟武说:“雍州人士钟武,为国为民,下辈子投胎做个国王,何姑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下辈子做个王后”。判决完后,黑白无常押钟武和何姑娘去投胎。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版权作品,未经《le乐百家》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le乐百家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经典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