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三十二章 风雨欲来

清博大数据 2017/8/21 14:22:43 阅读:11

而此时的梅子,真应了那句老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这天早上一上班,梅子翻看完工作记录,看着鹿湾市全国文明城市创建需要上交的大批文字图片资料要准备,政府信息公开目录编制工作要进行,部门职责清理工作要做,春季专项整治工作要加班夜查,上一年的档案要归档移交档案局,所有这些工作都必须本周完成,可本周算上今天也就只剩四天了。

她望着窗外从昨晚开始,不曾停歇的第一场春雨,一串一串的水珠,轻轻地排挤着窗棂,企图激起自己的水花,却也只是冲冲离去,另一批落下的雨点,瞬间便取代了它的绵延。而它,向窗内的人调皮地眨一下眼睛,依依不舍地在玻璃上逶迤出一条细细的雨痕,悠然自得的轻轻向下落去。

看着这些悠闲的雨滴,梅子羡慕地叹口气,办公室有4个人,现在每人手里都有一堆活,不知道如何安排,正纠结着,桌上的电话响起,她顺手拿起电话习惯性地问道:“你好,行政执法局,请问有什么事?”

电话里没有声音,梅子以为是谁打错了,想询问,心里却莫名地产生了一丝不安,正忐忑着一个冷冷的男声传来,“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梅子一个激灵,茫然地放下电话,心被那句冷冰冰的话冻的发颤,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愣了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赶紧查来电显示,当看清楚是局长的电话时,恍然回过神来。

昨天早上,区组织部和人事局来人宣布了人事变动,老局长文柯升任市执法局副局长,由其他单位调来一位叫石进宇的领导接任锦绣区执法局局长一职。

昨天下午梅子陪同石局长转了一下各部门,简单向他介绍了本单位的情况,最后石局长给她安排了重新制作单位通迅录的工作。

梅子迅速来到局长办公室,一进门,秃顶长着一张扁平脸稍稍发福的石局长黑着脸,瞪着他的小眯眯眼冷声道:“梅主任,架子大的很嘛,要我这个局长亲自请才来汇报工作。”

这句连挖苦带讽刺的话,让梅子眼前一黑,差点没站稳。

各区执法局除了局长、书记、副局长是上级任命的,其他部门负责人,中队负责人,都是局里自己任命的,没有任何待遇,本局的人一般都不会这样称呼,只有对外介绍时才称呼职务。

梅子只好陪着笑脸连连解释,正在考虑如何安排今天的工作,准备安排完了来向领导汇报,纯属误会。

见局长的脸色有所缓和,梅子一颗提着的心刚刚放下,石局长又皮笑肉不笑地来了一句:“架子不大,怎么连我的电话也不认识。”伸出他那带着窝窝短胖的手指轻轻敲着电话。

听了这话,梅子才明白过来,心跳加快了一拍。局长在计较她没有听出他的声音也没有留意是他的电话。

心想这也太难了点吧,昨天刚来,今天就记住声音,没留意是他的电话是自己的错。

于是在心里深深吸口气,缓缓地吐出后,双手互相绞着实话实说:“电话响时,我没有看来电显示,只是顺手拿起了电话,所以没有注意到是局长您的电话,实在不好意思。”解释完,惴惴不安地看了一眼石局长,石局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梅子不知道他对这个解释是否满意。

不过,他没有再追究这个问题,而是与梅子谈到了重新制作通讯录和换单位公示牌的事,说不能让别人进来一看,公示牌上的领导还是过去的,这样会让别人认为这个单位工作很没有责任心。

梅子明白了,实质上并不是什么责不责任心的问题,而是石局长在宣告,他现在才是这个单位的一把手。

梅子立即表示石局长说的很对,应该马上换公示牌,并征求石局长的意见,公示牌是否需要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改进等问题,石局长边谈边对梅子进行说教。

一个小时后,正事谈完,石局长又谈到了单位一些人的私事,梅子正在惊叹石局长是怎么知道别人那些私事时,却听到石局长以很沉重的口气说:“我听说你和二中队长李玉梅的关系紧张,你作为党政办主任,应该是领导的助手,协调领导与领导之间、领导与下属之间关系的纽带,怎么能以权欺人!”

梅子瞬间石化了,她不知道这话从何说起,自己什么时候以权欺过人,听石局长的意思,她欺的人还是据说市里有人撑腰的二中队长李玉梅。

这些年自己没少受飞扬跋扈李玉梅的欺负,都是考虑着自己在党政办,要以大局为重,一直忍着,任她欺负,从未与她发生过冲突。现在石局长一来就说出这样的话,让她情何以堪?

当然,梅子知道这是李玉梅在石局长面前“汇报工作”的结果,她不知道石局长会是这种不调查偏听偏信的人,所以只能很无奈地苦笑一下说:“石局长,我从来没有以权欺过人,可能有些事我处理的不够好,我以后会注意。如果您没有其他工作安排,我回办公室干活了。”

石局长瞥了一眼脸色惨白的梅子说:“没其他事了,你回吧,以后要多请示,多汇报。”

“好,我会的。”

梅子走出石局长办公室,有了虚脱的感觉,刚刚这场经历,是她工作以来第一次遇到的,如同上了一次刑场,让她恐惧。心有余悸之余,不知道如何与这位局长打交道下去,似乎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得罪了这位新来的局长。

这一刻她有了脱离党政办的想法,去一个轻闲一点的部门。办公室的工作每天忙的要死,一颗心快操成八瓣了。

过去老局长很能体量大家,再苦再累大家心里快乐也都认了,俗话说千金难买愿意。

可现在这个石局长,说话做事让人提心吊胆的,家里的日子已经过的够凄惶了,单位再这样,梅子觉得有点撑不下去了。

想归想,现实是没离开党政办之前工作还得干好,否则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在等着自己这种没有后台、没有靠山的人。

稳定一下情绪,梅子走进党政办,问章文亮:“你手边在忙什么活,忙到什么程度了?”

章文亮头都没有抬,盯着电脑屏幕说:“编制各种突发公共事件应急预案,十几个预案,这才开头,还弄的一头雾水。”

“景妍在忙什么?”

“忙工作,还能忙什么,我又没有闲着。”景妍一句噎死人不偿命的话带着情绪硬梆梆地扔过来。

梅子闭上眼睛调整一下呼吸,压下心头的火,抬头对景妍说:“有话不能好好说吗?我问你们在忙什么,是想了解一下你们工作的进度,领导又安排了一堆活。”

景妍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话冲人了,低头惭愧地说:“在忙五好党支部创建的工作,要准备的资料很多,一些东西还没有把握。”

办公室四个人,一个是鹿湾土生土长的技校生章文亮,在当地有盘根错节的关系,现在学历是大学,实际文化程度最多是初中,还应该是一个成绩很差的初中生的水平。

景妍是一个合同工,工资很低,丈夫也是位合同工,夫妻俩人是投靠亲属来到鹿湾的。因为大学学的数学专业,所以平时带几个数学不好的学生贴补家用。性格有点古怪,梅子觉得她经济差,生活困难,平时工作尽量给她少安排点,多给她留点私人时间,每次她在办公室与其他人发生争执,梅子都是批评其他人,一般不批评她,私下让其他人让着她点。

另一个是军转干部郝志仁,学历大学本科,实际学历不详,干地方工作一时半会没适应,电脑不太会用,文字处理能力很弱,他在部队是带兵的,可能没有机会接触文字工作。实在没有办法,梅子只能尽量安排他做会议准备、管理保洁员门卫、安排车辆、复印、领取发放办公用品、保管单位固定资产等工作。

就这样也是老好人一个,在部队练成了一个老滑头,得罪人的事从来不做,保洁员、门卫不听他的话了,他就告诉梅子,他管不了,让梅子去处理,所以大家用他名字的谐音给他取了个绰号“好人”,平时大家都叫他好人。

这会儿梅子只能盯上好人了,“好人,领导让重新做单位的通迅录,要的急,我们实在忙不过来,你来做吧,我给你原来的样板,是电子表格,你只需要在上面进行修改、增添或者删除就行了。但因为这两年单位有不少人员变动,还有不少人手机号变了,所以你必须重新核实每个人的信息,可以吗?”

“没问题,这么简单的工作,我来做。”好人非常豪爽地说。

用一天时间,好人对全单位每个人的信息进行了核实,然后录入,忙的不亦乐乎。

晚上,梅子按照丁书记的安排订了酒桌,给石局长接风。

当大家开始给石局长敬酒时,梅子也端着一杯红酒给石局长敬酒,可石局长却没有端起他的酒杯,而是冷着脸说:“梅主任,在你们老局长面前你喝白酒,在我面前就喝红酒了,既然我不够资格和你喝酒,这酒也就算了。”

这些年,梅子从没有喝过白酒,大家都知道,为此没少挨领导的批评。当然也有人告诉她,不喝白酒是升不了职的,她并不在意,对于升职她不感兴趣,只想有一份安稳的工作,尽力做好,本本份份做个快乐的女人。

此时,室外满天星星眨动着明亮的眼睛,不解地望着苍茫夜空,柳梢枝头一弯新月躲躲闪闪地钻进了薄薄的云雾里。

室内静可闻针,所有的目光都不解地望向石局长和梅子。

梅子尴尬地脸红一阵白一阵,迅速扫了一圈众人,见没人为她解围,却在不经意间捕捉到了李玉梅露出的一丝得意的笑容,她什么都明白了。

为了生存,看来今天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石局长的下马威,她今天是愿意领教也得领,不愿意领教也得领,委屈泛上心头,泪意涌上眼眶,她强咽下喉间的不适,一仰脖子喝了手中的红酒,伸手拿过白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端起来笑意盈盈地看着石局长那张泛着红光,眼睛眯缝地快看不到眼珠,志得意满的扁平脸说:“石局长,我确实没有喝过白酒,今天为了给您接风,破例了,我先干为尽,您随意,以后工作中希望您多批评指教。”又是一仰脖子喝完了手中的白酒,石局长脸色缓和下来,也喝了自己的酒。

这一场接风宴让梅子食不知味,却尝到了酒醉的滋味。

回到家吐的乱七八糟,折腾了半夜,蒋伯同极度的不满,说哪有女人在外面喝酒喝成这样的,以后不许再出去喝酒了。

梅子腹诽道,你以为我愿意喝成这样,我还巴不得不出去渴酒呢,这不就是小人物为了生存委曲求全的现实版嘛!

手机真钱捕鱼.
优游娱乐平台官网乐平台官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优游娱乐平台官网乐平台官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优游娱乐平台官网乐平台官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9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