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七十一章 饭后散步

清博大数据 2017/8/23 14:05:25 阅读:45

吃完饭,收拾完,厉杰说:“我们出去散步吧,梅子,你的身体刚复元,需要加强锻炼。”菡菡跳着脚同意出去转转,家里真的很闷热,希望外面能凉快点。

梅子很顾虑地说:“算了吧,我不想出去。”

厉杰不容分说拉起她就走,“走吧,别想那么多了,再说一会儿就天黑了。”

从梅子家往南走一公里的样子是一个植物园,他们出门后就往植物园的方向走出,那里或许会凉爽点。

突然一只长度30公分左右的比熊犬,象绒球似的从草丛中跑出来站在了菡菡前面。它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象黑晶石一样镶嵌在毛茸茸的脸上,黑黑的鼻头下伸着一条粉嘟嘟的舌头,蓬松的小尾巴翘的老高,不停的左右摆动着,好像在对你说:你好,你好。

它停顿了几秒后彬彬有礼地伸出两只短短的小爪子,一副想要往菡菡身上扑的样子,但又似乎碍于没有征得主人的意见,所以只是试探性的伸了伸,两只圆圆的黑眼珠子巴巴地瞅着菡菡,里面饱含着某种期待,动作优雅却又不失顽皮可爱。

菡菡一看,忍不住喊了声,“这狗狗也太小了,太可爱了吧。”

蹲下身去,向它伸出了手,它犹豫着退了两步,又踌躇着向前走了一步,用那双充满好奇的眼睛紧紧盯着菡菡另一只手中的水瓶子,似乎在思考着那里面是水吧,自己拦路要水喝是不是缺少绅士风度?可自己真的太渴了,都怪主人今天给自己吃的晚饭太咸了,而天又太热了,自己实在渴的受不了了,主人却在那里与人聊天聊的没完,根本忘记自己了。

菡菡看出了它的心思,立刻拧开手中绿茶的瓶盖,倒了些水在盖子中,放在了地上。小狗的眼睛瞬间往上斜拉了拉,使劲摇晃着小尾巴,笑眯眯地走上前,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菡菡的手心,低头矜持地喝起水来。

喝完一盖子,它歪着头眯缝着眼睛蹭了蹭菡菡的手,摆出一个非常萌的姿势,盯着菡菡手中的水似乎在撒娇着说:我还要喝哦。

菡菡伸手在它头上揉了揉,又给它倒了一盖子水。梅子和厉杰微笑着站在菡菡身后,看着一人一狗互动。

“你们在给我的宝贝胡乱喂什么?”一声嘶吼吓的菡菡一哆嗦,两条麻花辫一甩扭头朝声音处望去。

只见一位50多岁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妇女,迈着粗粗的象腿,扭动着水桶腰,怒瞪着他们,顶着高耸的胸脯从不远处供人休息的座椅处冲了过来。

她一掌推向菡菡,另一只手动作灵活地抓向比熊犬,只是她推向菡菡的手掌落了空,抱着比熊犬向前裁去,踉跄了几步才站稳,凌乱的脚步踢飞了瓶盖,落入路边的草丛中不见了。

她的手伸向菡菡时,厉杰已经一把捞起了蹲在地上的菡菡护在胸前。

这时,玫瑰色的晚霞披了厉杰和菡菡一身,瞬间染红了周围的树木花草,映红了脚下的路,照红了梅子的心窝,她忍不住眼底一热,沉醉在这迷人的景色里。

妇女站稳后,有片刻的尴尬,很快恼羞成怒地说:“你们给我的宝贝吃了什么,它出了问题我会找你们拼命的。”

梅子绝对相信,还没出问题她就一幅拼命的架式了。她微皱了皱眉淡淡地说:“你的狗渴了,向我们要水喝,我们只是给它喝了点水,你是不是有点反应过激了?”

这时,小比熊犬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还没有从呆愣中反应过来的菡菡,又望向主人细声细气地“嗷嗷”了两声,似乎在告诉主人,他们说的是真的。

妇女听到小狗的叫声,心痛地抚摸着它,温柔地说:“宝贝,别怕,妈妈会为你做主的,只是以后千万不能再去吃别人喂的东西了。”她完全误解了小狗的意思。

厉杰冷声说:“这位大审,你是不是应该为你刚才的行为向这位小朋友道歉?”

“道歉?”妇女把小狗紧紧按在她高耸的胸脯上,蹙眉抬起叠成三层的下巴说:“我没找你们的麻烦就不错了,还道歉!”

小狗把脸埋在了她胸脯里,实在不好意思看菡菡他们了。

厉杰直视着妇女说:“对,道歉。刚才我们已经告诉你了,你的狗渴了,拦住我们要水喝,我们只是给它喝了点水。而你一把年纪的人了,不问青红皂白就推一个帮助你家小狗的孩子,你说你是不是应该道歉?”

妇女在厉杰的目光注视下打了个寒颤,悻悻地冷哼了一声扭头急步走了。

回过味来的菡菡小嘴抿了抿挣脱厉爸的手,准备冲上去理论,被梅子一把抓住了。

菡菡生气地喊道:“妈妈,你为什么拦着我,我要问问她,她凭什么推我?”

梅子揉揉菡菡的头轻轻说:“算了,菡菡,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反正她也没推上,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不用跟她较真。”

菡菡还是很不服气地撅着嘴说:“凭什么要这么轻易放过她?”

厉杰说:“菡菡,听妈妈的,算了,难道我们被狗疯狗咬了一口,就一定要扑上去咬疯狗一口吗?”

一听厉爸的话,菡菡心里舒服多了,扑哧一声笑了。想到那位肥胖的大妈如果是条狗的话,那这条狗也太恐怖了,还是她怀中的小狗狗可爱。

他们继续往植物园的方向走去,在路过植物园里的别墅区后,菡菡惊叫起来;“哇塞,这里现在这么漂亮呀!”

厉杰问:“为什么这样惊叹?”

“哎呀,厉爸,你不知道,还没有盖那些房子,只有这些房子时,我和妈妈来看过好几次,那会儿这里全是烂泥,搞的我们满鞋都是泥。”菡菡用手比划着。

厉杰用询问的眼光看了看梅子。

梅子笑了笑说:“是呀,那会儿这片房子刚开始盖,听说是别墅,我们来散步时,没事干就跑去看过几次,开玩笑说‘我们住不上别墅,看看别墅长什么样总可以吧’。”

厉杰笑着问;“这套别墅多少钱?”

“不到100万吧,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好像是这个价。”

“这么便宜?”厉杰惊呼。

梅子看他一眼“哎,这里是鹿湾,你当是北京呀。”

“是呀,这个价在北京最多买个位置偏一点的一室一厅。”

菡菡听了厉杰的话,松开妈妈的手,转身拉着厉杰问:“厉爸,北京的房子那么贵呀!看你住那么大的房子,我还以为北京的房子比鹿湾的便宜呢。那你的房子多少钱买的?

厉杰揉了揉菡菡的头,“小臭蛋,我的房子买的早了,十几年前买的,那时每平米还不到4000元,400多平米的房子再加上一次付清的优惠,才100多万。当时手里有点钱,想到将来把父母接来一起住,所以买了那套大房子。如果现在买的话,每平米将近8万,得3000多万吧,我可买不起。”

梅子没想到厉杰那套房子竟然价值3000万。

菡菡已经被雷的眼睛瞪的溜溜圆了,小嘴巴张的能放进去一个鸡蛋。闭上嘴后又张口问了一句:“可你的房子怎么看着那么新呢?”

厉杰笑了笑说:“因为买上后,我一直没有住过,这次你们去我也是第一次住。所以除了你们的房间其他地方只是简单装修了一下,等着将来你们去了,按照你们的喜好重新装修呢。”

“我说你的房子怎么感觉那么新,那你平时住哪呀?”菡菡恍然大悟地说,还不无关心地问了一句。

厉杰刮一下菡菡的小鼻子宠爱地说:“还真好奇。”

一只手拉着菡菡,另一只手很自然地拉起了梅子的手继续往前走。

梅子惊觉后,身子僵硬,脚步迟缓起来。悄悄抽手,她越抽他握的越紧,两人不动声色地较量了半天,生生弄痛了梅子的手,她委屈地瞪了他一眼。

他根本不看她,只是暗中撤了力道,轻轻抚摸着,她知道斗不过他,不再理会,由他去了。

但心却慌乱地怦怦直跳,眼睛四处张望,生怕被熟人看见。

“我很少在国内住,偶尔回来一次,到处跑,在北京时,就住在刘叔叔家里。”他一面和梅子斗智斗勇,一面回答菡菡。

菡菡疑惑地问:“很少在国内住是什么意思?”

厉杰看看菡菡,“就是大多数时间我都住在国外。”

“住在哪个国外?”菡菡打破砂锅问到底。

厉杰忍不住笑起来,梅子会意地看了他一眼也跟着笑。菡菡奇怪地看着他们,“你们笑什么?”

“随便笑笑,随便笑笑。我在英国这个国外和法国这个国外住的时间比较长一些。你是不是又要问,我住在英国和法国干什么?”厉杰揶揄道。

菡菡伸伸舌头,做个鬼脸,“真聪明,答对了。”

厉杰突然拍一下菡菡的头,菡菡没有躲掉。

看着厉杰与菡菡亲如父女的样子,梅子心里涌动着暖流。

澳门最新开赌场是.
旋乐吧手机客户端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旋乐吧手机客户端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旋乐吧手机客户端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8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