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零二章 凶险玉棺

清博大数据 2017/8/23 14:17:16 阅读:11

这声音,山洞里的人此时听起来如闻天籁之音,抚慰着他们低落到极点的情绪,滋润着他们的心田;这声音,犹如黑夜里导航的灯塔,让山洞里濒临绝境的人重新看到了希望,心中暖意横流。

此时,他们才有了心情打量脚下的平台。只见这处50平米左右的平台正中间放着两具棺材,两具一模一样通体白亮的棺材!灯光照过去,竟然看到棺材两侧描绘着一幅栩栩如生的画,一只展翅的雄鹰落在一只傲立的雄狮头上,旁边静卧着一只随时准备扑向猎物的猎豹。

一名文物挖掘者在古玩方面有着极深的造诣,当他看到通白的棺材在灯光下似乎莹白透亮时,心中一动走到跟前仔细查看,突然激动地啧啧感叹道:“不愧是王侯的墓呀,棺材都是和田羊脂玉的。”双手顺势就要摸上去。

“别碰!”随着朱和福的喊声,厉杰一把抓住他的肩头,将他拉了回来,惊愕中的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厉杰顺势扶了他一把。

他不好意思地对厉杰说了声“谢谢!”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懊悔不亦。怎么就记不住血的教训呢,这里的东西哪里是可以随便乱动的,弄不好就会要人命呀!

朱和福从怀里掏出一瓶药水来,先朝那石棺上一洒,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动静,才舒了一口气说:“没毒。”

看着这羊脂玉的棺材,大家的好奇心又被调动起来,朱和禄把嘴巴凑到朱和福耳边悄悄问道:“大哥,难道宝藏就在这棺材里?”朱和寿、朱和喜也把脑袋凑到了朱和福跟前。

朱和福站在棺材前,瞪着他的章鱼眼,专注地研究着,没有出声。如果一个棺材里装的全是体积小但价值高的宝藏也确实能装不少,别的不说,就这两具和田羊脂玉的棺材就价值不可估量。人人都知道和田羊脂玉是玉中极品,羊脂白玉更是和田玉中的宝石级材料。产量极少,并且由于新疆气侯和地质的原因,体积都不大,像棺材这样体积的和田羊脂白玉从来没有听说过。看这棺材温润坚密、莹透纯净、洁白无暇、如同凝脂,灯光下,纯白半透明,而且带有油汪汪粉嫩嫩的雾感,肯定是和田羊脂白玉,而且还是极品中的极品,真真的无价之宝。

半晌后他才说:“我也不能确定,只有打开棺材后才能知道。”

“那咱们开棺看看吧。”朱和喜眼冒金光地说。

朱和福看了看不远处的厉杰,他知道即便他们小声说话,别人听不清,厉杰也一定能听到。

厉杰确实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也想知道宝藏是不是找到了,过了这么多天,经历了重重危险,还死了一个人,如果现在找到宝藏,对大家来说都是一种解脱。所以他看了看围在棺材周围同样好奇的人群说:“现在开棺查看是不是我们要找的宝藏,大家有没有意见?”

石门很快就能炸开了,如果现在找到宝藏了,马上就可以离开这个危险重重的地方,大家哪有不同意的道理,立刻回道:“同意。”语气中隐隐透着些激动。

话音一落,大家摩拳擦掌地上前准备去搬棺盖,又被朱和福喝住了。大家心生不解,刚才不是检查过没有毒吗?

只见朱和福兄弟四个互相对视一眼,很谨慎地查看起棺盖与棺身的连接,确定与他们猜想的一样,为了不破坏玉,没有卡槽等东西,只是放在上面的。然后朱和福让厉杰带着其余人退到了石棺两侧的最里边,离得远远的蹲下,用几个盾牌护在人群的前面。

他从包里取出一卷细细的绳子,走到棺材的一头,从棺盖与棺身的缝隙中穿进去,绑在棺盖上,留出足够长的绳头,剪断绳子,然后走到棺材的另一头,绑上棺盖留下绳头。兄弟四人取下背后的背包,来到棺材的一侧,躺在地上脚蹬棺材,把背包放在胸前,两人拉一根绑棺盖的绳子,朱和福说一二三后,同时发力。只见棺盖朝着他们这面一翻,坠落下来,砸在他们身上,四个人在地上抽搐了一下。

随着棺盖翻落的闷响声,几十支箭“嗖嗖嗖”地从棺材中射出,飞向周围,有的直射入石壁之中,箭身隐入石壁,只余箭羽在外面,好大的力道!倘若刚才他们搬动棺盖,周围的人马上就会穿肠破肚碎脑袋,丢了性命,大家惊出一身冷汗来。

敬佩地看向朱和福他们,却见他们半天才皱着眉头一脸痛苦地慢慢移动着身上的棺盖。

厉杰立刻跑过去帮忙,“怎么样,受伤了?”

朱和福苦笑着摇了摇,“伤到没受,只是砸的还真痛。”

这时大家也都跑了过来,七手八脚地把棺盖搬到了远处,轻轻放下。朱和福他们为了保护这白玉棺盖,让棺盖砸在自己身上,现在大家可不能大意碰坏了它。

厉杰和朱和福各拿了一只矿灯,照向棺材里面,大家这才围着棺材紧张地探头看去,竟然是一具空棺,里面并无尸骨。做好了看到一具森森白骨准备的人群,失望地“啊”了一声。玉棺的里面竟然套着一层金丝楠木,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两层棺木不是完全的贴合,中间有一些箭矢大小的孔洞,夹层应该就是藏暗器的地方,棺底有一些东西。

朱和福从包里拿出一幅白手套戴在防化服手套外面,首先从棺底取出了一个黄金王冠,王冠样式很别致,居然还有护耳,护耳造型是一只猛兽,看不出是什么动物,镂空设计,很重。然后取出一个镶金的红木匣子,将匣扣面朝上慢慢打开,里面是两颗小孩拳头大小的珠子,发着淡淡的黄光。

有人惊呼,“是夜明珠,这么大的夜明珠呀!”

朱和福说:“这是夜龙珠!”

厉杰哦了一声问:“什么是夜龙珠?”只听说过夜明珠,第一次听说夜龙珠。

“夜明珠晚上发青光,而这个发黄光,并且里面有一条龙,所以叫夜龙珠!”朱和福说着把夜龙珠举在光线下让大家看,果然看见夜龙珠里若隐若现一条游龙。

放下夜龙珠,朱和福又取出了一对古色古香的黑木匣子,里面竟然是一对骑着马的琉璃小人。那马是火红的颜色,腿细直,就如同真的一般,马头高昂,背上的琉璃人是个高鼻凹目的武将,黑色的盔甲,黑色的头盔,面目庄严,手握大刀,感觉就像会随时复活过来举刀杀敌一般。2000多年前的琉璃是很珍贵的。最后取出一张装裱得非常精致的卷轴,展开是羊皮地图,大概是匈奴帝国鼎盛时期的版图。

另一具玉棺里同样也无尸骸,首先取出一对雕刻精美的红木匣子,里面是两只羊脂白玉鸟,玉鸟巴掌大小,栩栩如生,翅膀已接近透明,尾巴上每一根羽毛似乎都看得见,鸟头处嘴微微张开,似在低鸣又似在高歌,煞是可爱。然后又取出一个稍大点的红木匣子,里面有一套羊脂白玉的饮酒器,一个酒壶,带八个酒杯。最后从里面搬出一个较大的红木箱子,里面放了8只羊脂白玉的碗,8个盘子,8个碟子。

这些东西看的大家眼睛一个比一个亮,口水都快流出来,不过感觉是宝藏的话似乎少了点。

朱和福马上就给大家解了疑惑,“这两只玉棺里的东西是打发盗墓贼用的。对盗墓者来说,它们已经价值连城了,并且体积小,容易携带。头脑正常的盗墓者都会到此为止,不会再去冒险。而这恰恰说明了它们不是我们要找的宝藏。”

这时,进入的石门已经被炸开,不少人在清理门口的沙石,工兵在往里运架浮桥的材料及设备,通道里一片亮光,似乎已经拉上了电。

桥一架好他们就可以出去了,这让大家很开心,但经历了重重危险,还死了一个人,宝藏仍然没有找到,又让大家心情很沉重。

朱和福看着洞口忙碌的人,咬了咬牙,走到防毒面具前,从地上拿起一个戴上,打开矿灯,来到了里面的石壁前查看起来。这次进洞不是为了盗墓,而是为国家寻宝藏,看这墓的架式,有大宝藏无疑了,否则不会弄得这么复杂,步步都是机关,处处都要人命。只是,下一步不知道又是什么样的机关?自己能不能不负重望破解?会不会把这把老骨头留在这里?

朱和禄、朱和寿、朱和喜三兄弟也默默地拿起防毒面具戴上,打开矿灯跟着朱和福查看起来,现在不用节约用电和氧气了。

厉杰也过去了,除了仍然没有醒过来的吴辉外,慢慢的大家全部来到了石壁前,朱和福一看有点激动地说:“既然大家都来了,就排成一排一人查看一段,从上到下,查看抚摸石壁上有没有异样的地方,如果发现不要乱按,立即告诉我。”

十个人排成排,开始在这大墓室中上下一寸一寸地摸索查看,很快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收获,大家沮丧地坐在地上吃着干粮喝着水。

有人怀疑地说:“是不是找错地方了?或者根本没有门了,宝藏就是这些。”

朱和福看着他说:“我坚信这些不是我们要找的宝藏,一定有通向宝藏的门。”其他人没有吭气。

休息好后,朱和福来到石壁前把耳朵贴在墙上,闭上眼睛,一点一点地敲击聆听。二个小时过去了,朱和福把整面石壁都听了一遍也没有找到机关。

他坐下来边休息边思索,回想祖先的盗墓笔记里,机关都设在哪些地方。电光石火间他突然想起刚才有人说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对呀,应该是找错地方了,这次机关根本就不在石壁上。那机关在哪里呢?这若大的一个石室,除了石壁就是地面,再就是那两具玉棺了。机关在地面的可能性不大,这太容易让人误碰了,那就只能是玉棺了。对,玉棺,怎么就忽略了玉棺呢,机关一定在玉棺,这是最不容易让人想到的地方呀!

朱和福一拍脑袋,激动地跳起来直奔玉棺,他围着玉棺一圈又一圈地转起来,又叫来三位兄弟给他打灯,其余人见状也好奇地围了过去,全部把灯光打在玉棺上。

玉棺的外面什么都没有,里面也什么都没有,只剩底部了,不可能将这宠大的玉棺抬起来启动机关,那机关在哪里呢?动玉棺,旋转,对,旋转,一定是旋转玉棺。

朱和福的心跳加快了,鼻尖上出现了一层密密的汗珠,手心里也全是汗。他留下三个兄弟,让厉杰带着大家再次躲在了远处,四人合力顺时针转动了一个玉棺。

“哗啦啦”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后,在山洞的轻颤中正对玉棺的石壁“啪”的一声掉进了地里,无影无踪,一个四四方方的门洞出现在大家眼前,一股阴冷的风拂面而来,让大家惊愕地打了个寒战。

等了几分钟,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大家的喉间发出一声闷响,眼睛霎时潮湿起来,终于找到通向宝藏的门了,十个人迅速围了过去。

围过去的人全部在门口一脸沮丧地止了步,门内是一条通道,通道内是一条黑漆漆的沟壑,灯光照下去隐隐约约能看到一点突起的嶙峋怪石,这是通向宝藏的路?

从挖掘宝藏以来,这么多天,在这阴暗潮湿的山洞里过关闯险,步步惊心,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死亡的威胁,今天还死了一个队友,大家是多么期待着早日把那批宝藏挖掘出来,重新走出地面,站在阳光下,呼吸新鲜空气呀!可现在又遇到什么情况了,会不会再出人命?

大家把期待的目光转向了朱和福,朱和福的心脏像被人紧紧地拽了一下,生生地疼起来,这一刻,他也忐忑莫名,这些机关他不知道,在祖先的盗墓笔记里没有记载过。

考虑了很久,他想明白了流沙河的沙子是从哪里来的,应该就是来自这条沟壑吧,这里是存放那些沙子的最佳地方。他把目光转向了另一具玉棺,或许大家想知道的答案在另一具玉棺上。

按照先前的方法转动另一具玉棺后,又是一阵让人心惊肉跳的响动后,大家看到了一条向上的石阶路。果然与自己的想法一样,这条通道是从上而下的,流沙河那边的门一旦打开,这里的沙子就会在重力的作用下,由高而低奔涌而下,冲进流沙河。

这时,工兵的浮桥已经架好,厉杰建议大家出去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进这条通道,不知道踏上这条通道又将面临什么?

澳门新太阳城.
pt老虎机存10送28优惠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pt老虎机存10送28优惠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pt老虎机存10送28优惠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9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