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九天之云浅兮_第7章 初次入宫,宛若大梦初醒

清博大数据 2017/8/22 15:21:11 阅读:55

翌日,乐冉因为得以入宫的兴奋,早早的便醒了,醒来的时候,沐瑾瑜正在旁边睡着。

“也不知道他昨晚几点回房的”对于沐瑾瑜这种“夜不归宿”一大早却睡她身边的奇葩行为,乐冉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是以往她醒来的时候,都是早已醒来的沐瑾瑜在一旁盯着她,像今天这种可以观摩他睡颜的情形,还是头一次。

“其实,说起来,他长得.....还挺好看的”沐瑾瑜星眸轻阖,安静的睡着,阳光透过窗户映射进来,在那张俊朗的脸上点缀下斑驳的光芒,不似往常那般的冷若冰霜,睡着的他倒有种惹人怜爱的样子,几丝秀发滑过俊挺的鼻梁,看的乐冉心里痒痒的,不自觉的便想抬手替他拂去。

手,小心翼翼的伸了过去,在扶上那张脸的一瞬,双目微闭的沐瑾瑜便握住了她的手腕。

“你醒了?”乐冉猝不及防的吃了一惊,正迎上沐瑾瑜缓缓睁开的双眼,不知怎的,一时间竟有种陷进去的感觉。

“没,没有”乐冉很快抽回了手腕,翻了个身背对着沐瑾瑜,将脸埋进了被子里“奇怪,为什么有种,好热的感觉”

“醒了便早些准备吧”沐瑾瑜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哦”乐冉小声的应了一声。

待她收拾好的时候,沐瑾瑜正在门外等她,一身玄青的华服,将他衬托的越发器宇不凡。

“走吧”他说

“哦”乐冉轻哼一声,跟在沐瑾瑜的身后走着,看着那张修长宽阔的后背,不由的一阵脸红。

两人出了府门,街上早已开始了熙熙攘攘的一天。

“看啊,这就是半月前嫁来的云国公主,真是世间少见的美人啊”

“郎才女貌,果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乐冉听着周围人群的声音,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脸红的更加厉害了。

“来”沐瑾瑜轻轻一声。

乐冉抬头,沐瑾瑜就那么半蹲撵车上,微笑着,向她伸手,这好像是乐冉第一次看他笑的样子。

手,魔怔一样的往前伸去,乐冉突然有种想抓住之后一辈子不放开的冲动,周围人的声音,乐冉此刻已经听不清了,她只记得那张温润的笑脸,跟自己快要窒息的心跳声。

“不用算了”手,在即将触摸到的一瞬,沐瑾瑜突然抽了回去,转身走进了撵车,留下乐冉傻子一样伸着手在风中凌乱。

“沐!瑾!瑜!你这个混蛋,亏我还有点心动的感觉,零分!零分!”乐冉屈辱的收回手,紧紧的握拳,在心里将这个王八蛋狠狠的唾弃了一番,然后气鼓鼓的跟着上了撵车。

一路上,乐冉都发誓要做个高冷的girl,绝对不要再理这个木头脸,没过多久,却又开始迷迷糊糊,不住的点头瞌睡了起来。

撵车一路颠簸,乐冉的脑袋就跟风吹青草一样的左右摇晃,沐瑾瑜俾倪了一眼,不悦的剑眉一皱,将乐冉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等醒来的时候,撵车已经停了,她摸摸酸痛的脖子,哼唧着睁眼,正看到沐瑾瑜一脸王之蔑视的盯着自己。

“卧槽,刚不是......睡他肩膀上了吧?哈喇子没有流吧?”这位可是冰山大魔王啊,要shi要shi,乐冉在心里骂了一句。

“下车”沐瑾瑜轻轻说道,走了出去。

居然没发火,还好还好,乐冉心里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便跟着走了出去。

“哇!”刚下车,乐冉便被眼前这座巍峨的城墙惊住了,不愧是帝王之家,站在这里便有一种庄严的压迫感。

跟在沐瑾瑜身后走着,看着不时有路过的行人向自己行礼,乐冉的紧张也减轻了几分。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乐冉的歪着脑袋看去,前方的不远处,跪着个宫人,低着头,旁边正站着一个年长的嬷嬷,拿着根细鞭,一鞭鞭的抽打着,跪着的那人,纹丝不动,仿佛木了一般。

“住手”乐冉说着便跑了过去。

那嬷嬷看了一眼乐冉,微退两步,行了个礼“拜见瑾王妃”。

乐冉没有理会这人,径自把跪着的那人拉了起来,起初低着头倒也没看清,这会儿却看到,这却是一个有些貌美的人,年纪约莫跟乐冉相仿,即便穿着宫人的粗衣,也未能埋没那出水芙蓉般的姿色。只是那神色,冷冰冰的,倒与沐瑾瑜有些相似。

“她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打她。”

“回瑾王妃,这贱婢打碎了甄妃娘娘生辰要用的点心”

“一盒点心而已,打坏了再拿一盒便是,至于这么打人吗”乐冉看了一眼脚下散落的食盒。

“瑾王妃初入宫中,怕是不了解,这点心是东越进贡的,自然不是这小宫人可以糟践的起的”那老奴抬眼看了一眼乐冉,语气极为轻视。

“再贵的点心,也是给人吃的,难不成还能比人贵重!”这个老奴真的让乐冉十分不爽。

“王妃怕是说笑了,这宫内,最不缺的便是这小小宫人,何来贵重一说”那老奴蔑笑一声,样子像极了奸恶之人。

“你!”

“此事闹大,你也有失职之处,她既已领罚,就此作罢吧。”不知何时,沐瑾瑜悄然出现在了背后。

“这......是”那老奴一看沐瑾瑜,神色倒慌张了起来,“既然王妃替她求情,老奴也不便多说,你,还不谢恩”说着眼神极为不屑的看了一眼那个小宫人。

“是,谢过瑾王妃”那人应声便跪拜了下去。

“既然如此,老奴这便告退了”那老奴极客气的行了个礼,便打算带着宫人们离开“走吧”。

“等一下”那宫人的样子,就仿佛麻木了一样,让乐冉怎么也放心不下,一个转身便想追去,却发现手腕正被沐瑾瑜强硬的握在手里。

“放开我,你干什么!”

“她是贤妃的人”

“那又怎样!”

“你帮她,只会让她更被欺凌,在这皇城之中,你若不能左右他人的生死,就不要随意插足她的人生”沐瑾瑜抬头看着城墙之上的天,轻轻说道“对于一些人来说,这里,是比绝望更深的地方”。

“怎么....会”来到北荣的半月间,乐冉似乎终于有了一丝迫切的真实感。

“走吧,怕是要迟了”沐瑾瑜说着,便握着乐冉的手走了开去,轻描淡写到,仿佛刚刚的一幕,从未发生。

皇冠娱乐娱城welcome.
ag视讯软件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ag视讯软件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ag视讯软件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9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