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新城包牛牛网包:小丞大界,霸道少将小娇妻_第二十一章 考虑新项目无果 > >

新城包牛牛网包:小丞大界,霸道少将小娇妻_第二十一章 考虑新项目无果

新城包牛牛网包 时间:2017/8/23 14:12:03


 新城包牛牛网包

周海正去年扦插的葡萄枝成活了六棵,给了毕大叔家两棵,剩下的四棵被周海正并排种在了原来的那棵葡萄树的两侧,并把原来搭在菜园的架子拆下,改架到院子里,宽大的架子占了几乎半个院子的面积。刚进入七月,并排在一起精神抖擞的五棵葡萄树就已枝繁叶茂,爬满了整个架子,新种的四棵也结出了零星的葡萄,和着最早种下的那棵一起,让人早早的就能感受到丰收的喜悦。

这下周家人在炎炎烈日里有了纳凉的好地方,周天央求周海正做了一个简易的木床,说是床,两端却没有床头,倒不如说是一个大木台子,铺上凉席,可容纳两个人并排躺在上面,设计的是可以让周筱站在其跟前练字的高度。

不过周筱起初因为去年大青虫事件心里有了阴影,无论如何都不肯到葡萄架下来,直到宠女无度的周海正和妹控周天合力寻找了无数遍,并且做到了每天都要提前仔细检查过后,才让周筱能够放心的爬到木床上打滚儿。

于是,周筱渐渐喜爱上了在荫凉的葡萄架下,写写大字、练习一下竹笛或是拉拉二胡的活动。尽管成人用的标准大小的乐器让她拿起来非常不称手,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热情和刻苦。当然,如果忽略掉刘玉凤偶尔从屋内透过窗户飘出来的大声喊叫的话:“小祖宗,先停会儿吧,不然小华的奶奶又该找来了!”

后园的果树由于管理的好,有机肥料充足,树干已长到周天的手臂粗细,春天的时候竟然已经花满枝头。周海正说今年开的是假花,也就是不会结果实的花,不过要是照这个势头下去,明年就能有望挂果!

生活正朝着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发展着。此时的周筱,正躺在葡萄架下的大木床上,双眼象猫一样的咪着,左手放在后脑下,右腿翘在屈起来的左腿上,小脚丫子还一晃一晃的;另一只手则放在右腿上,跟着晃动的脚丫子一下一下的打着拍子,一副悠哉悠哉的神情!如果让周海正看见这副可爱的样子,肯定会喜爱的立马把她抱起来抛上几抛然后再啃上几下才肯罢休的!

其实周筱此刻正在思考问题——家里已经有了一定的资金积累,黄芪的资源毕竟有限,若被其他人发现后这项收入来源就算断了;将来的物价会越来越高,把钱存放在银行里只会逐渐贬值,必需想办法尽快找到新的项目才行。周筱知道将来的地产会是一个特别赚钱的行业,但现在就在这方面投入好像又有些过早,而且如何才能说服父亲也是个问题;投资以后会有超级升值空间的黄金珠宝以及古玩字画,现在这个地区也不方便……

周筱反复思索多日,仍是毫无头绪,不禁暗恨自己白白重生了一回,竟然这么小白,一时之间内心纠结不已,几日下来,弄得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下,人也显得蔫蔫的。

刘玉凤最先发现了女儿的反常。当看见周筱又是只扒了几口饭就放下筷子时,刘玉凤开始紧张起来。从小体弱多病的女儿这两年来身体已经好了许多,不再象三岁以前那样,三天两头的感冒发烧,这让本来已经略放下的一颗心现在又被提了起来。

“小小,你这几天怎么了?我怎么看你提不起精神,是不是又哪里不舒服了,告诉妈妈!”

说完再也顾不得吃饭,放下筷子把周筱抱了起来,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试了试,然后又放到自己的额头比了比温度:“也没发烧呀!”

“来,给我看看!”周海正也放下碗筷,把周筱接过来,手放在周筱的腕处搭了会儿脉,“是没什么问题,但怎么好像有点肝气郁结呢!”

周海正不认为这么小的孩子就会有这种症状表现出来,即便她是绝顶聪明!于是不由得对自己浅薄医术所查探出来的结果产生了怀疑,又重新探了一下脉:“没错呀,气滞于内而不彰于外,脉呈沉象,气机运行郁滞,血管臂捕动时谐振波频率增高而且杂乱,则脉管表面有麻涩毛糙的感觉,气滞……”

“行了,你就别背医书了,赶快说严不严重,好不好治吧,我这都快急死了!”此刻一颗心全系在了女儿身上的刘玉凤不耐烦的打断周海正让人晦涩难懂的长篇大论。

“爸爸、妈妈,我没事,我一点都不难受,您们别着急!”周筱一看父母就要因为自己怄起气来,立即感到满心愧疚,连忙打圆场。

“也不严重,就是有点趋于这方面的症状,小孩子嘛,开开心心就没事了,最好不要吃药,要是过几天还不太好,就配点三棱汤喝就行了。小竹子,告诉爸爸,你为什么不开心呀?”

周筱一听父亲叫自己“小竹子”,就知道是认真起来,以往父亲在遇到特别兴奋或是特别严肃的事情的时候才会这样喊自己。

“爸爸、妈妈,我真没事。我……我……我就是想着哥哥今年暑期开学后就上初中了,我就有点着急了。”周筱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周海正的问题,只得胡乱找了一个借口来敷衍。

周天在今年小初升的考试中,以全年级第一名的优异成绩顺利通过,刚好周筱的“学习进度”也完成了小学的全部课程,只所以没有再加速进程,主要是考虑怕给哥哥带来过大的压力。周筱已决定以后就跟着周天的学习进度走,这样既对他的学习是个鞭策,又能在学习的过程中巧妙的予以引导,也不会带给他太大的压力。

“你还这么小,着什么急呀,这么小的孩子心怎么就这么的重!妈妈对你的学习没要求,最重要的就是身体健健康康的才行。”刘玉凤更关心的是女儿的身体,不由满眼疼惜的训斥起来。

“其实我也一直在考虑小小的上学问题,如果让她现在上一年级,以她现在的学习程度对她来说肯定会不痛快,而且也没什么意义;但如果要真的让她和周天一起从初一开始读,又会显得太过突兀,而且我也真怕出了‘伤仲永’!要不就让她先上一年级,不行以后就象周天一样,念完一年级后就跳级!”

周筱一听父亲要让自己上小学,不由得急了,想着要和一群鼻涕虫每天共处一室去学数那一、二、三、四,自己非疯了不可。急忙道:“爸爸,我不想上小学,我想在家和哥哥学一样的课程,这样我就能在家帮妈妈看商店,又能有很多时间练习竹笛、二胡和毛笔字,这样一举多得不是更好吗!等哥哥念完初中,我再和哥哥一起去念高中,您看这样可不可以?”周筱用无限恳求的目光望着父亲,配着一副呆萌的样子,她知道父亲最受不了的就是自己的这种表情。

周海正思考了一会儿:“好吧,那就暂时按着你的想法先试试看,不行的话我们再重新安排!”周海正又是一錘定音!刘玉凤在子女教育的问题上从来都是完全尊重周海正的意见。

“乖女儿,不要胡思乱想了,再说这些也不是你这个年龄该想的事儿,一切有爸爸、妈妈帮你考虑呢,你只管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就行了!”刘玉凤没那么高深的文化,表达不出多么艺术的语言,但每一字足可以让外表萝莉内心成熟的周筱忍不住潸然泪下!

“是的小竹子,爸爸、妈妈都不希望你过早的心里就承受着沉重的包袱,当然,如果有可能的话,爸爸希望你和哥哥一辈子都活在轻轻松松里,可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至少我希望你们在这段童年的时光里能够享受到一份相对完整的快乐!等到将来你们长大成人的时候,爸爸、妈妈也就老了、背也驼了、耳也聋了,可能不再能替你们扛得动所有的重担,到了那个时候,就是你和哥哥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独自前行的时候了,但即便真正到了那一刻,爸爸仍然希望你们能够坚强乐观的对待生活和自己的人生,爸爸、妈妈也会永远的在家等着你们的归来!”

周海正少有的感性言论,让周天和周筱两兄妹都久久的沉默,但内心却是无尽的翻滚。穷尽一生,哪怕身处天涯,不论是悲的无望亦或喜的癫狂,永不会忘记的,是家的那端,还有一个爱的满满的港湾!

过了一夜,周筱已经重新满血复活,不用彻夜的冥想,周筱就已明白过来,其实是自己过于急功近利了!相较于前世、相较于同村的其他人家,现在的周家已经发展到让众人望尘莫及了不是吗!只是自己不懂满足罢了,况且有些事是一个循序渐进而水到渠成的过程。周筱觉得父亲曾经告诫的不忘初心,差一点就被自己一时的功利心所蒙蔽掉了,幸好及时醒悟过来,生活依然可以轻松快活的继续。

有些人也许只经过一件小事,或是短暂的一瞬就能迅速的成长,周筱觉得重生后的自己就幸运的赶上了这个点,所以,也要感谢生活,她会在不经意间给予人以力量和反思!

五岁的周筱,在外人面前话语不多,仍是有些瘦瘦小小的样子,但让人一看就立即会觉得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特殊气质,这种特殊气质不是表现在穿在身上的衣服都是周筱根据自己的意见由刘玉凤改良过的款式的原因,也不是因为周筱越发表现明显的趋于超越于母亲刘玉凤的容貌,更不是胜似于白瓷一般的肌肤……总之,是一种表达不出来的让人不觉侧目的一种气息。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