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四十章 双峰林场

清博大数据 2017/8/19 17:16:58 阅读:56

第三天他们开车去了双峰林场。双峰林场夏季多雨冬季多雪,积雪期长达7个月,从每年的10月至次年5月积雪连绵,年平均积雪厚度达2米,雪量堪称中国之最,且雪质好,粘度高,所以有了雪乡的美誉。

天擦黑时,终于到了雪乡。只见暗蓝的夜空中,雪乡人家因为过年,悬挂的红灯笼,一盏一盏星罗棋布地亮起来,随后,一串串、一排排、一片片,像舞台上的灯光布景一样,相继点亮,熠熠生辉。红灯笼照在白雪上,使白雪变得色彩鲜艳,像年轻姑娘白里透红的脸蛋;红灯笼照在屋檐下,像盛装迎客的主人,脸上绽放出朵朵笑意的盛情;红灯笼照在树上,像一缕缕霞光,点燃了人们的激情,把一个个游人照得容光焕发。三三两两的人们在红灯笼下尽情赏雪、畅快游玩,与白天相比别有一番情趣,显得幸福喜庆的气氛更加浓厚。

赶到提前订好的住宿处,简单吃了晚饭,顾不上一天的舟车劳顿,走进一栋小木屋,坐在大火炕上听雪乡原汁原味的东北二人转。看的梅子他们笑的肚子痛,真真是道开心菜,难怪东北人说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

第二天早晨4点半梅子他们就出发了,徒步走了近2个小时,到达羊草山观日出。雪乡雪期长,降雪频繁,有“天无三日晴之说”,能不能看到日出要凭运气。

但羊草山上白雪、红日、雪松、祥云完美的结合,构成的如梦如幻浩瀚雪海日出图,却让大家心心念念,顾不上天寒地冻仍然爬上山来,怀着一颗圣洁的心去等待。

6点半,日出时间已过,而周围的云层很厚,看日出的人都在跺着脚、搓着手议论太阳早就出来了,被云层遮住了而已。

梅子他们看了看只好互相安慰说:“虽然看不到日出,但山顶的风光也很美呀!”

可是,惊喜还是出现了。不知谁说了一句:“太阳出来了!”大家定睛一看,果然,在灰色的云层上,露出了一抹胭红,细细的,慢慢的,胭红越来越宽,头顶的天空也红起来,胭红中间出现一点桔红,桔红变成了半个“柿子”,一个“柿子”,雪地开始染上了红晕。

梅子凝视着前方红日的演变,一股神圣的感觉笼上心头,静静地看着,心里一片澄明。红日还在变,刚才桔红的一圈中间开始亮起来,跟着,金子般的耀眼越扩越大,直到整个太阳都变成了金灿灿一轮火球,神圣的日出才完成了使命。太阳跳出了云层,放出了耀眼的光芒,整个林海雪原披上了尊贵的金色,最美的时刻到了……

寒冷使梅子异常清醒,红日带来的感动,却是如此的温暖。

午饭时,没有见到老大,梅子奇怪地问:“老大怎么没来吃饭?”

赵金生不自然地说:“老大说他不想吃饭想睡觉。”

石头瞟了一眼赵金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梅子感觉他们怪怪的,她盯着石头问:“老大到底为什么没来吃饭?”

石头看看梅子,挠挠头,最后一拍桌子摆出豁出去的架式说:“其实老大是病了,发高烧呢,他不让我们告诉你。”

他们上羊草山看日出,出租的军大衣不够,少一件,老大把大衣让给了大家。本来说好了,在山上大家换着穿,可在山上老大死活不穿,说他不冷,看来是冻感冒了。

“吃药了吗?”

“从山上回来我们给他喂过退烧药,他在睡觉。”

吃过饭,梅子让店主煮了一碗粥。

她端着粥进入老大的房间,见他在熟睡,似乎睡得很香、很沉,出了满头的汗。梅子放下粥,轻轻用手拂开他额前的头发,试了试温度,谢天谢地!高烧已经退了,温度正常了。

她取来老大的洗脸毛巾,轻轻擦去他脸上的汗水。

其实经过那天早上的事件后,梅子一直在尽力避免与老大单独在一起。她不知道经过那件事后,该如何面对老大,装作若无其事,还是冷冰冰的,还是干脆一直躲下去?她始终心慌意乱。

出了一会儿神,梅子很温柔地推着老大说:“老大,醒醒,该吃药了,醒醒。”

他翻了个身,叽咕了一声,朦胧地张开眼睛,恍恍惚惚地望着梅子,接着,一甩头,忽然完全清醒了。

“是你?梅子。”

“是的。”她努力对他笑着说,“你该吃药了。”

扶他坐起来,拿起药片和杯子,把药片送进他嘴里,他就着她的手顺从地吃了药,望着她,像个驯服的孩子。

她帮他把枕头放背后,把被子盖好,然后对他微微一笑说:“我让店家煮了些粥,你喝了粥再睡吧,一会儿凉了。”

梅子为他服务的过程中,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她只能用不看他来忽视他。听到梅子的话,他撒娇地说:“我病的没有一点力气了,你喂我。”

梅子看看他叹口气,端起了粥碗,坐在床边,静静的一勺一勺地喂他。他痴痴迷迷地注视着她,她的眼睛闪闪发光,象天际的两颗寒星,白皙的面庞带着淡淡的笑,坐在那儿,沉静、安详。

她把最后一口粥喂进他嘴里后,他突然抬起手来,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面颊,声音低沉而温柔,温柔地像说梦话。“梅子,不要拒绝我,做我的女朋友吧!”手渐渐滑下来,抓住了梅子的手。

“我曾经是个浪子,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我保证我会努力做一个配得上你的好男人。我会好好……好好保护你,好好……爱……爱你,让……让你……”声音停止了,他在药物的作用下睡着了,手却更紧地抓着梅子的手。

梅子继续坐在床边,望着睡梦中眉头紧锁的老大,泪水模糊了视线,百般滋味千种酸楚涌上心头,只能一遍又一遍在心里说,对不起,对不起,老大,你是个好男人,是我配不上你,我无法打开自己的心结。

老大病好后,梅子告诉了他,他们无缘,只能做好朋友。老大虽有不甘,却也明白强扭的瓜不甜。

拉斯维加斯国际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威尼斯人赌场赌什么最好赢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威尼斯人赌场赌什么最好赢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威尼斯人赌场赌什么最好赢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9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