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负时光不负你_第八章 萧晨,你让我想起了死去的外婆

2017/8/21 7:07:10 | 作者:从余东风 | 世界上有没有赌博发财的人首发

宁负时光不负你_第八章 萧晨,你让我想起了死去的外婆

作者:徐东风

快放学的时候,苏夕动作比谁都快,因为她要从天桥走过去,从隔壁教学楼走,然后从学校后门绕一大圈,去坐公交车。

目的就是避开陈变态。

可作为第一个走出教室的她,竟然遇到了萧晨,这下她有些不想走出教学楼了。

关键的关键,萧晨似乎也是来找她的,他单肩挎着包,头发碎碎的,笑起来就像冬天里的太阳那样,特别温暖。

他说,“苏夕?”

苏夕楞在原处,甜甜地问,“萧晨,你找我吗?”

萧晨远远地瞟了瞟教室,推了推苏夕的书包,“嗯,我找你的。”

苏夕心里笑开了花,嘴里温柔地说,“我今天要走后门,你有什么急事吗?”

萧晨跟苏夕想得一样,径直走到天桥,往另一栋教学楼走,“我今天也走后门,倒也没什么急事。”

傍晚的夏风吹得脸庞特别舒服,萧晨就走在苏夕的旁边,他比夕阳还温暖,苏夕偶尔瞟一瞟他的侧脸,白净又俊朗,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她很想给萧晨说,萧晨,你让我想起了我死去的最爱我的外重灾区http://www.smsmvip.com 婆。

话还没说出口,萧晨波澜不惊的脸上,有了一丝挣扎,快到后门的时候,他似乎说出他忍了很久的话,他说,“苏夕,你班上有没有好朋友?”

苏夕用不着思考这个问题,直接回答,“有!”

萧晨笑了,在夕阳的衬托下,无与伦比的好看,他抓住苏夕的肩膀,有些激动地问,“是谁?”

苏夕脑子里立马出现一张黑但清秀的脸,“锦荣。”

显然萧晨对苏夕的回答不太满意,因为他的手一下子就耷拉了下去,不过苏夕很开心,她也问,“萧晨,你班上有没有好朋友。”

问完苏夕就后悔了,因为萧晨有些低沉地说,有,就是早上跟你一起的那个陈岩。

从后门绕到公交车站,花了苏夕20分钟的时候,但是到了公交车站的时候,她才知道,她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因为变态正在终点,笑靥地朝着她打招呼,“苏夕,你怎么才来啊!我等你好久了。”

走近了看,变态有些不高兴,他说,“苏夕,你怎么跟萧晨一起的,难怪萧晨你一下课就没了人影。”

苏夕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虽不清楚萧晨找自己究竟有什么事,却一想到萧晨一下课就迫不及待来寻自己,那个窘迫又深情的模样,心里就跟偷尝了蜜糖一样。

变态更不高兴了,指着苏夕的脸,“你脸红什么?走热了?你走哪儿去了,我在这里整整等了你20分钟。”

苏夕低下头左右看看,悄悄地瞟一眼萧晨,不像初见时那样热心温暖,此刻的萧晨仍是那般云淡风轻,看不出一点儿心绪,很快,他就轻轻地告别,“我先走了,明天见。”

苏夕看着萧晨的背影,也在心里说了一句,明天见。

“走,我送你回去!”

陈岩一下就把苏夕拉回了现实,一只重重的手搭在苏夕的肩上,十足的痞样。

苏夕有些恼,“陈岩,你干嘛在这里等我,你不知道我故意从后门走,躲你吗?”

陈岩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夕,“为什么躲我?就因为衣服?衣服我不要了,你别躲我。”

苏夕无语地说,“不是因为衣服,是因为你很……”

旁边的汽车发出嘟嘟的声音,苏夕的烦字没有说出口,韩真叔叔亲切的喊声就飘进了耳朵。

“夕夕,是你吗?”

然后摇下车窗的是韩夕凝,她非常热情地喊,“夕夕姐,你怎么在这里?快上来,我们一起回家了。”

苏夕眼神示意韩夕凝,她旁边有一个人,就是咱们学校的人,而且她不了解他,不知道他会不会说出去。

可韩夕凝好像一点儿都不在意了,她甚至有些着急地下了车,握住了苏夕的手,“姐姐,回家了,你昨晚回来那么晚,家里的人都着急,今天我就特意叫爸爸在学校四周旋了一圈。”

声音特别温柔,苏夕此刻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亲情。

临别时她还对陈岩温和地笑,并且点了点头,苏夕第一次坐在韩家的车里,韩夕凝还握着她的手没有松开。

很难描述的是,苏夕觉得挺幸福的,就是韩夕凝叫她姐姐,并且不在意陈岩知道她俩关系的时候。

吃完晚饭,韩夕凝敲了敲苏夕的门,苏夕听到是她,立马一月一赛或两赛http://www.ag-13.cc 就开了门,关上门,苏夕笑着问她什么事。

她环顾着房间的一角一落,眼神慢慢从审视变成了一股淡淡的瞧不起。

苏夕歪着头不明所以,她有些不屑地说,“你知道吗?这个房间以前是我的旧房间,特别小,后来我妈妈,看到我的东西越来越多,就把在某次记者会上http://www.shenyang0.com 我挪到大房间去了。再后来,你妈妈来了,我就从大房间搬了出来,住到一楼的房间里去了。”

她拿起书橱上一颗闪闪发光的玻璃球,隔着玻璃球望着苏夕,“这个玻璃球,是你妈妈送给我的。”

咚!

韩夕凝当着苏夕的面把漂亮的玻璃球摔在了地上,一瞬间,玻璃球里的梦幻世界就变成了一滩渣滓。

“你干嘛啊?不喜欢也不需要破坏啊?”

苏夕也不太恼,打心眼里只觉得她也许只是个孩子,要是如果自己也有父母,无缘无故就多了个继母继姐,也许自己也多少有些脾气的。

韩夕凝指着地上,“苏夕,我叫你姐姐,那是给别人看的,我爸爸让你妈妈来我家,让你来我家,从来没有问过我。他只是说,夕凝,苏阿姨来我家,你不会有意见吧,或者说,夕凝,苏阿姨的女儿苏夕来我家,你没有意见吧。”

苏夕有些难过,还是安慰着她,“我知道你不把我当姐姐,我知道我来你家,你也不乐意,但这些不是我们小孩儿能决定的啊,除了生活下去,我们也别无选择啊。”

韩夕凝好看的眸子微微一转,心里有了主意,她说,“苏夕,你说得对,有些事情,我们没有什么选择,但有的事情,你如果能够选择,你一定要让着我,因为你欠我的。”

苏夕看她缓下来神,低头哄她,“是是是,我能让着你的,就一定让你的。虽然你不把我当姐姐,我还把你当妹妹,不是?”

韩夕凝傲娇的脸,被苏夕的好脾气哄得红了一大片,立马往外走,严肃地纠正,“我不是你的妹妹,你妈妈说你只比我大几天,就几天,就当妹妹,太亏了。”

苏夕的小心脏一下子就被融化了,乡下那股随性劲儿上来了,一上手就揪着韩夕凝的脸,“好好好,那你今年我当姐姐,明年你当姐姐,好不好?”

这下,白嫩的小脸红到了脖子,韩夕凝摔门而出,苏夕却觉得很幸福。

本就有隔阂的人,就算她能向你抱怨,也算一种敞开心扉不是么?

评论

  • 从余东风:顶一下世界上有没有赌博发财的人推荐阅读~
    回复2017-07-19 13:59

内部服务器错误 - 错误 3004

错误类型:写入文件失败。
请尝试执行下列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