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12阅读
  • 86回复

[网友爆料] 老虎机怎么按到设置页面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布拉提
级别: 昆山过客
发帖
70
昆币
4239 枚
配偶
单身
在线
7小时
只看楼主 使用道具 电梯直达
楼主  发表于: 2小时前

这是紫荆一家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因为就在今天妈妈的骨髓将有可能延续女儿紫荆的生命。为了这个即将开始的手术,紫荆一家走过了一段很长的路。

女儿王紫荆:“我快板一打呀,我上台把话讲啊。”

牛庆华:“讲啥?”

女儿:“把我的爸爸夸一夸呀。”

牛庆华:“夸他啥?”

这是紫荆住院前媒体采访时留下的一段影像资料,自去年10月紫荆被确诊患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开始,一家人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最初,母亲牛庆华想到的用自己的骨髓救女儿,但经过医院的鉴定她与女儿的骨髓配型相合度不高,如果移植将会有一定的风险。而相对稳妥的办法就是再生一个和紫荆同父同母的孩子,用新生儿的脐带血去救女儿。但这看似简单的方法却将母亲推向了几乎绝望的边缘,因为紫荆现在的爸爸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

母亲牛庆华:“当时,我们互相看一眼,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当时跟医生说我们是后组合的,因为当时怕女儿接受不了,女儿也在身边,也没有说。回家吧我跟他随便说,我要去找他了。”

父亲王礼杰:“听说这是惟一的希望的时候,也没有再考虑,如果这个办法真能救女儿的话,我不会考虑我自己的。”

记者:“如果真的把孩子生下来,谁养,你想过吗?”

父亲:“她母亲曾经跟我谈过这个问题,那个时候我跟她母亲讲,如果真能把王紫荆的生命救过来的话,我什么都可以考虑。”

记者:“甚至养生下来的这个孩子吗?”

父亲:“是。”

为了挽救女儿的生命,王礼杰默许了妻子的要求,在报纸刊登广告,寻找失去多年联系的前夫。

父亲:“你这么做值吗?你为了什么?有的朋友提过这个问题。”

记者:“你怎么想呢?你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吗?”

父亲:“他们可能有他们的想法,但是我有自己的准则,我说这是我的女儿,她叫我一天父亲,这是做父亲应该做到的。在这个时候要去考虑自己,可能有点自私了吧。”

紫荆两岁的时候,妈妈带着她和爸爸王礼杰一起组成了一个新的家。七年来,紫荆一直把王礼杰当作自己的亲生父亲。现在,当这个秘密被公开之后,面对亲生与继养女儿会有怎样的举动?她会就此疏远这个叫了七年的爸爸吗?正当王礼杰为此担忧的时候,他看到了紫荆生病前接受采访的一个电视节目。

女儿:“今天不是我上学学了个招吗?我学了个(测)跟人有没有缘,我也记下来了,我马上回到家就跟我爸爸做了,我要测测我和我爸爸有没有缘分。两个一起,重点。我和我爸爸做了好几次,十几次呢,都成了,我相信我和我爸爸还是很有缘的。”

或许就是紫荆所说的这种缘分,让父女俩在七年前相遇,更在七年后考验了父女的真情。

王紫荆生病前影像资料

女儿:“爸爸,你吃吧,你先吃,好了,整个都吃了,整个都吃了,不理你了。”

父亲:“好,我再吃一口,好了吧。”

父亲:“我看了以后我都掉眼泪了,她自己讲的,连我的亲人看了都掉眼泪了,说我没白心疼她。我的亲人,我的姊妹都说,你做的我们当时都不太理解,一看孩子说的话我们觉得你做对了。”

在王礼杰打消了顾虑之后不久,紫荆的亲生爸爸也终于有了音讯。

母亲:“后来呢,来电话了,就询问女儿这个病是真是假,他派了朋友晚上到医院去和医生打听,说有没有王紫荆得了白血病,医生说是,有,王紫荆就在哪个床,说三十九床,你去看一看吧。他朋友去看了一眼,后来他朋友说医生说是真的。后来一再我没有办法,他不与我联系,我就跟他朋友说了,我说现在不是求助他要多少钱来帮助救女儿,你告诉我打算跟他生,再也没有音讯。”

没有得到紫荆生父的支持,母亲牛庆华只好退一步用自己的骨髓救女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错过紫荆为期1年的最佳移植期。尽管这样做存在着一定的风险,母亲最终下定决心搏一搏。抽取骨髓之后是采集造血,很快 母亲牛庆华的造血干细胞带着全家人的希望注入到女儿紫荆体内。

尽管术后疲惫不堪,母亲还是惦念着女儿,她急切地要来探望紫荆。

女儿:“他们说我能治好。”

母亲:“是不是呀,你肯定会好起来的,一定的。”

女儿:“那你会不会好起来?”

母亲:“我啊?你好起来了,妈妈一切都好起来了,一点伤害都没有。”

女儿:“有伤害,我觉得有伤害。”

母亲:“是吗?那么心疼妈妈?妈妈不要紧。”

女儿:“要紧。”

母亲:“我跟你说,你快点好,早点回家陪你妈妈,好吗?跟爸爸在一起啊?你老变心。我对你不好啊?你爸爸说,我和你爸爸是你坚强的后盾,你就无忧无虑地把病治好了就行了。”

这是紫荆的父母在医院附近租的临时住所,女儿住院后王礼杰的生活轨迹就是在这里和医院中间往返,给紫荆送完饭他都尽量在移植舱的窗外多陪女儿一会儿。

父亲:“姑娘,我看你中午没怎么吃饭?是吧?”

女儿:“我不吃。”

父亲:“不吃啊?”

女儿:“爸爸,爸爸。”

父亲:“你说话呀。”

女儿:“我不舒服。”

父亲:“你就是不舒服,是吧?就是发烧烧的啊?”

女儿:“爸爸我想睡觉了。”

父亲:“想睡觉了,我把话机关上了?”

女儿:“关上吧,关上吧,想睡觉了。”

父亲:“好。”

熟睡的女儿或许并不知道,父亲依然坐在窗外陪伴了她很久,紫荆身体的一点不适都牵动着父亲的心。每天的探望也让王礼杰跟其他病人家属熟悉起来,他经常从他们那里获取一些治疗信息。

父亲:“那你这个月,你爱人这个病检没检查出什么地方的问题?”

病人家属:“他现在多了,小问题可多了,什么膀胱炎,肺部感染,身体免疫力低了,你就什么病都能有。巨细胞病毒,巨细胞病毒打下去很多次了,打下去过一段时间又起来,那个东西就是会经常反复啊,都已经不知道往后该怎么办了,都是这样,不知道往后该怎么办了。”

父亲:“真难。”

病人家属:“慢慢来吧。”

疾病所带来的苦难对于所有人都是一样的,移植后的一系列并发症同样会在未来的某些天降临在小紫荆身上,而由此可能产生的花费,她的爸爸妈妈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过去的一年,为了给女儿治病他们已经想尽办法筹集骨髓移植的费用,爸爸还做出了一个令很多人都出乎意料的举动。

父亲:“当时手里已经没有钱了,因为我做生意做得不太好,还亏本了,外面还借着债,就在这种情况下女儿得病了,所以我的压力特别大,可能我爱人可能压力就更大了,她几乎要绝望了。”

母亲:“当时我就趴在他身上哭,我说怎么办呢,因为他是我惟一求助的人,他说我不是还有一点财产吗,把家里的房子卖掉吧。当时他说把房子卖掉的时候,我真是没想到,因为毕竟是他爸爸留给他惟一的财产。”

父亲:“她是生命,她不是说对我有多么重要,她是一个生命,她和我朝夕相处了这么些年,我们彼此是父女关系,我们有一定的感情,在她需要救命的时候,我作为父亲,我想每一个做父亲的都应该能做到,其实没有什么。”

母亲:“孩子还不是人家的,为了我这孩子把房子卖掉了,让人家后半生连个住所都没有,我心里太愧疚了。”

父亲:“王紫荆,你在干什么?你能不能拿你的话筒跟我说几句话呢?你拿了话筒跟我说两句。”

女儿:“电话有味我不爱闻。”

父亲:“我听不清。”

女儿:“听不清那就别说了。”

父亲:“你不想说话啊?”

女儿:“不想说话。”

父亲:“怎么了?”

女儿:“我恶心,我不想说话。”

父亲:“那我再问一下,三毛流浪记的书,带进去了吗?”

女儿:“你明知故问。”

父亲:“王紫荆。”

女儿:“干什么?”

父亲:“你想不想爸爸?”

女儿:“就今天不想。”

父亲:“就今天不想啊?”

女儿:“我难受就想。”

父亲:“你说那玩具在哪个地方能买到?”

女儿:“我没有说,我跟你说多少遍了。”

父亲:“来,起来和爸爸唠唠嗑。”

女儿:“不好,我不愿意说话。”

父亲:“你不愿意说话啊?好,等一会儿吧,你先休息一会儿,好吗?你想说话的时候,我在外面等你。”

尽管对将要发生的事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磨难过早的到来还是让夫妻俩感到猝不及防,骨髓配型的低相合度,让紫荆在移植后的第十天出现了超级性的排异反应,她的生命危在旦夕。

母亲:“半夜十一点,十点十分孩子抽动,十一点医生进入,神经科大夫也请去会诊。十一点给我打电话说你是王紫荆的家属吗?马上到医院来。你当时听这句话肯定是情况突变了,严重了,我说发生什么情况,他说你不要问你马上来,我都穿了衣服像飞了似的,出去本想打车也打不着车,十一点出门打不着车,公交车干等也不来,我就往那跑吧。”

超级性的排异使紫荆出现了高热和暂时性失明,医院破例让母亲进入隔离舱陪伴女儿,而此时父亲只好在走廊默默守候,这一夜,对紫荆一家来说特别漫长。

邻居:“你的垃圾怎么往下水道那里堆啊?”

母亲:“我一会儿出去就拿走。”

一夜的疲惫与不安,使母亲牛庆华变得急躁,当邻居责备她乱放垃圾后,她再也控制不住,任由情绪发泄了出来。

母亲:“你知道我什么心情?”

邻居:“你爱什么心情什么心情。这是我的下水道。你干吗放我这来啊?”

母亲:“我说我一会儿走就拿走。我跟这放,怎么了?”

邻居:“你说完了不就得了吗?”

母亲:“你说我怎么一心要跟你打仗。我说我一会儿跟你解释。”

父亲:“别和他吵吵了。”

母亲:“烦死了,烦透了。我忍了你老长时间了。”

这是紫荆生病以来,夫妻俩第一次真切地感到女儿的生命随时可能远去。

或许正是父母的精心陪伴,使生命再一次眷顾紫荆,让她在两个星期后艰难地挺过排异,活了下来。此时,夫妻俩的忙碌变成了一种快乐,王礼杰也终于可以跟女儿近距离接触了。

父亲:“我看你在那边扎的。几点钟扎的?”

女儿:“十点钟。”

父亲:“疼不疼?”

女儿:“打麻药疼。”

父亲:“哭了?”

女儿:“哭了。”

父亲:“又哭了?”

女儿:“给你从骨头里扎一针你不哭啊?”

父亲:“我问问啊。”

女儿:“我妈妈以前上山挖青菜,地下那蛇,一看是个大蟒蛇,哇,叫了一声。给她害怕。她同学和她一起来的,那些小姑娘也害怕蛇呀。蛇怕火,咱们把红领巾摘下来。她就这么闭着眼,一看,蛇没了。我都没见过蛇。”

父亲:“要是咱家养个蛇,你愿不愿意养?”

女儿:“不行。你要是想养蛇,你就让蛇做你女儿吧,我走。”

短暂的快乐过后,父亲王礼杰还是不能轻松起来,按照医生的话来说,虽然紫荆暂时度过了危险期,但这仅仅是白血病治疗过程十步中的两步。

医生:“怎么样啊,你?”

女儿:“挺好的。”

医生:“挺好,是吧?”

得知紫荆一家的故事,和他们现在所面临的境况,大连红十字会特地送来了一笔善款。

红十字工作人员:“你好。小紫荆。感觉怎么样?”

女儿:“挺好的。”

红十字工作人员:“出来多长时间了?”

女儿:“出来一个多星期了。”

红十字工作人员:“叔叔给你买了点书。”

女儿:“谢谢叔叔!”

母亲:“是不是喜欢?买那么多书?”

红十字工作人员:“我是大连红十字会的。代表红十字会的叔叔阿姨,都给你带好。”

女儿:“谢谢。”

母亲:“叔叔是从咱大连来的。”

女儿:“大连来的。”

红十字工作人员:“我这一次,就是说,带了一万块钱过来。虽然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也是表达一下我们红十字会,对小紫荆的一个心意。”

阿姨:“这是救命的钱。”

红十字工作人员:“祝你早日康复。”

女儿:“谢谢叔叔。”

红十字工作人员:“一定没问题。”

而在此之前,大连市民也为小紫荆提供了一些资助,父亲决定趁紫荆病情稍微稳定的时候,回大连一趟,为女儿补办救助手续。

母亲:“你收拾家干什么?你收拾家干什么?做饭了吗?”

父亲:“我是在收拾家吗?我是准备走了。”

母亲:“这报纸不拿了?”

父亲:“哪个啊?”

母亲:“这几份不拿了?”

父亲:“不要了。”

母亲:“用一个包装得了。都装在一块儿。你扒出来干什么?”

父亲:“你别装了,快别吵了。”

母亲:“你怎么还不没去(做饭)。我一下午全是事。孩子冷,还着急去买睡衣,也没买。你在这收拾家干什么,这是你收拾家的时候吗?”

父亲:“别吵了,烦死了。”

母亲:“还叫我去取钱。这我才回来,我跟那干等着急。”

父亲:“你着急,谁不着急?我比你还着急。”

母亲:“你要这要那我就去买。结果什么都没买,除了等着。”

父亲:“你不会打我电话吗?”

母亲:“打电话?我以为你做饭,马上就过去。”

父亲:“找这样的老婆,简直不毁了?”

母亲:“我告诉你做完饭,叫你早点去。我说我事多着呢。烦死了,咳嗽得我自己都烦。我也不知道你想什么事,完了还告诉我在家做饭。问我做什么饭。”

父亲:“做好了。”

母亲:“我还寻思你饭做好了。我出门前还得等着。”

父亲:“别吵了。”

母亲:“我在这儿干坐着急。”

父亲:“你现在都不知道我是谁啊。”

母亲:“你是谁?”

父亲:“你都忘了。我都气病了,吃药。”

父亲:“行吧。”

母亲:“好,走吧。你拿一包包子在车上吃吧!”

父亲:“我刚才已经饱了。”

母亲:“气的啊。”

母亲:“是我女儿,怎么了荆荆?”

女儿:“妈妈,晚上谁来送饭啊?”

母亲:“妈妈送,爸爸走了,妈妈去送。”

女儿:“你别忘了给我买烤面包。”

母亲:“烤面包啊,好的。”

女儿:“还要煮桃。”

母亲:“煮桃啊,好的。”

母亲:“他今天气嘟嘟走的,他也知道,我没吃饭都气饱了。说你看家里有人没给我留面子,气嘟嘟的。其实我控制我自己还控制那个程度,就觉得你应该把饭给我做好,给女儿送去不要饿着。这个家里要是我不发脾气,不会有战争。我女儿都在电视上说我家里打仗很多原因就是我妈妈,我妈妈要不跟我爸爸打仗,我爸从来不会找事的。其实孩子说的都是真话,因为她看的不会说假话,打仗谁有理啊,大部分是我妈妈没有理,确实我没有理,我就是无端找事。”

母亲:“其实我先生他现在可以有权利不帮我,可是我有火也只能发在他的身上,他现在要是撂蹄一脚走了,我也没辙啊,我也不能抱怨他啊。已经做到今天这个份儿上已经不容易了。换了别人可能还做不到这一点。其实我发脾气的时候,人家那么帮你,你还朝人家发脾气。道理都懂,控制不住,没有一个人我能去发脾气。特矛盾,发完火就后悔,包装不了自己,我再控制我自己我还成神了,我就是圣人。我经受的打击太大了,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晚上还那么累,也没有人替换我,我其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母亲:“妈妈给你买的菜都是对你身体最有营养的,让你快点有力气好走路。把那个鸡腿挑肉吃,上面这个不愿吃就别吃,挑鸡腿。这块就别吃了,把那块吃了。看有没有饱,大肚子,

鼓起来了,别吃了,等一会儿再吃,消化消化再吃多好。”

女儿:“还吃呢。”

母亲:“肚子都鼓起来了,又出汗了。”

下车之前,父亲收到了母亲的短信。

短信:“看到女儿今天吃得这么香,真是爱您在心口难开,谢谢您为我们付出这么多,上苍会回报您的,我的感激在心里。”

父亲:“有时候发完火以后,她有时候也向我道歉,有时候也说得非常客气。这个时候我就跟她讲,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和我客气,你也不应该主动去攻击我,有时候想说什么的时候能不能想一想你这话能不能伤害到我。她有时候跟我说,是,当时我那阵我什么都不想了,我脑子是直的,是热的。她是这么说我再不理解她,可能就不是男人了,不是丈夫了。”

一到大连,父亲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女儿的学校。一年前,当白血病刚刚降临紫荆身上时,正是学校第一个为女儿筹集了捐款,他要特意回去看看,替女儿表示感谢。

老师:“紫荆怎么样?”

父亲:“说话有点大人了。”

老师:“懂事了。”

父亲:“念叨这个老师那个老师。这个那个,在那数。我来的时候,我说你没有什么话?爸爸得上学校去。你有没有话和你的老师说一说?她说告诉老师,我现在很好。非常感谢,我想同学们了,非常感谢老师,想同学们。”

父亲:“好,再见!谢谢你们!”

老师:“在这儿吃点饭吧。”

父亲:“不了,谢谢。”

老师:“带话给孩子和她妈妈,老师都挺想她的,同学都挺想她的。告诉她要顽强些,坚强些。”

从学校出来,王礼杰正好经过自己的老房子。

父亲:“三楼,这两个窗。那边还有两个窗,这就是我们家的老楼。我在这住了二十多年。我女儿一放学,有时候就在这里吃馄饨。她挺愿意吃的。”

老邻居:“回来了?孩子怎么样了?动了手术了?”

父亲:“做了。”

老邻居:“做了?挺好的?”

父亲:“挺好。”

老邻居:“那就好。”

此刻究竟是怎么的心情,或许连王礼杰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所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老宅,是老父亲留给他的惟一财产,从他卖掉它的那一刻起或许他就已经背负了后半辈子的遗憾与愧疚。

两个月不见,朋友得知王礼杰回来,特意请他吃饭。

朋友:“作为继父 。你是中国的第一继父!做得最好的第一继父!二哥,弟兄们一提,全体都佩服你。你这个继父做得,房子卖了,紫荆出院了,你回来哪住?无家可归了。真的,二哥,倒给我,我做不到。”

父亲:“你知不知道,她叫我父亲。这是一个鲜活的的生命,你说在这个时候,我应该怎么做?”

朋友:“她不是你亲生的,你是继父。你不是亲生父亲,假如说你是亲生父亲。你这么做,二哥,二话我没有。”

父亲:“你觉得我不是亲生父亲。我应该怎么做呢?”

朋友:“你是继父。”

父亲:“我是继父应该怎么做呢?”

朋友:“她亲生父亲又怎么做的?”

父亲:“我就不应该救她了吗?”

朋友:“大连所有的继父,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一个像你这么做的。你俩没有血缘关系。”

父亲:“如果没有血缘关系的话,应该怎么做?在她需要救助的时候,应该怎么做?”

朋友妻子:“为了孩子咱付出一切,喝酒!”

朋友:“我的意思没有别的,你付出得太多了。”

父亲:“很简单就是把房子给卖了,就是给孩子治病,凑点儿钱。其实我跟你讲,我自己很愧疚,没有把凑足的钱准备给孩子治病。”

朋友:“真的,二哥,别说了。”

父亲:“我连我的女儿都不考虑了,去考虑我自己,这还叫人吗?这人还可交吗?”

朋友妻子:“不可交。”

父亲:“你们还交我干什么?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能言放弃吗?”

朋友妻子:“不治的人很多,放弃的人很多。”

父亲:“弟妹我告诉你,我还跟你讲,不言放弃。”

朋友妻子:“不言放弃,但是有很多的人也已经放弃了。”

父亲:“我最后跟你讲,最后我告诉你,血肉榨干了,我也要挽救她。我要付出我百分之一百的努力,我要全力去帮助她。”

病人家属:“好,王紫荆好样的!”

女儿:“累死我了。”

病人家属:“慢慢地走,不要心急啊!王紫荆你是好样的!”

女儿:“不走了。”

母亲:“腿发软,没有劲啊?”

女儿:“难受。”

母亲:“今天给你的任务是四十步呢。”

女儿:“四十步就四十步呗。”

母亲:“你都没走上。”

女儿:“不走了。”

母亲:“再走十步行吗?我数着。”

女儿:“行。”

母亲:“好,起来走吧。自己数着啊。这叫走路啊?”

女儿:“这不叫走路叫什么?”

母亲:“你走去十步,再回来十步。这是二十步啊!再走一圈就够四十步了,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女儿:“不走了。”

母亲:“你明天刘医生来问,你说我走四十步了,我数了。”

女儿:“不走了,你刚才就让我走二十步,你看你,耍赖。”

母亲:“四十步是医生交待的任务,得完成呗,老师留的作业,完成呗。”

女儿:“不走了,刚才还走了十多步呢!”

到大连后的第二天,王礼杰突然收到妻子的短信,得知女儿的病情又发生了变化。”

父亲:“喂,孩子怎么感染的巨细胞了?化验出来了?那不遭罪了吗,孩子。大夫跟你说治这个病

还得住一个月啊,这一个月得花多少钱?就治这个就花20万。她告诉你就20万啊? ”

父亲:“天气冷了,这个孩子在医院的照顾、吃饭、饮食,就是孩子现在是巨细胞感染了,她感染肺部是什么样子,她现在的状态是什么样子,我每天晚上都给她挂个电话,听听她说话的气量怎么样,她的精神怎么样,我每天都给她挂,我确实我非常关注这个问题。我也她母亲坚持不住,坚持不住不就麻烦了吗,我有时候在电话里鼓励鼓励她们,让她们看到希望。”

经过近一个月的磨难,坚强的紫荆没有让父母失望,她又一次挺了过来,而在陪伴女儿的这些日子里,母亲对生活也有了新的理解。

母亲:“彻彻底底地把我人生追求的东西彻底改变了,我觉得从女儿生病了,我觉得什么才是真情,什么才是最宝贵的、最可贵的,情谊、真情才是最宝贵的。”

父亲:“其实有很多朋友来电话,朋友、工友来电话,他们反复地和我谈这些东西,就觉得你彪啊、潮了。我们想一想白求恩,我这一代人学习老三篇,想想白求恩人家怎么做的,考虑到自己了吗?他的这种精神不是说激励着一代人啊!如果中国人都有这种精神,可能就不会出现你今天问我这么些问题了,也可能就不会出现今天你来采访我了,是不是?其实我是生长在就是这附近,就是这片大海养育了我,我特别喜欢大海。我曾经就看过一个报纸,对大海有一段挺美的赞美,说大海,你呢容得下海岛山屿,载得起风帆巨人,你吞得下污水垃圾,说大海啊,你永生永不干枯是因为你有包藏万物的气度。我背不起来了,他形容大海形容得我有时候挺感叹的。说大海,你如果能具备像大海一样的心胸,就不会想很多常人不应该想的问题。”

女儿:“那我也吃,好不好?”

母亲:“你别吃了,你晚上吃太多了。”

女儿:“不行。”

母亲:“绝对不行。”

女儿:“吃一点点。”

母亲:“一点点也不行。现在不是肚子饿的原因,是嘴馋的原因。”

女儿:“饿,又饿又嘴馋。”

母亲:“馋是占主要的。”

女儿:“不行,饿是占主要的。”

母亲:“不能吃了。我太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吧。”

女儿:“好吧。”

母亲:“明天我给你做疙瘩汤。”

女儿:“不吃,粘粘的。”

母亲:“越不好吃的东西越对身体有营养。”

女儿:“越好吃的东西对身体越有营养。”

母亲:“你说汉堡包,你愿意吃,对身体最没有营养了。”

女儿:“有。看夹着面包,面包有营养吧,还有夹着蔬菜,蔬菜有营养吧,还有奶油,奶油有营养吧?”

母亲:“别跟我犟嘴了。咱出去以后永远不能吃那些东西。”

女儿:“能!总能活到二十多岁也不能吃了?三十多也不能吃了吗?四十多岁也不能吃了吗?”

母亲:“你到六十岁再吃吧!”

女儿:“不行。”

紫荆康复的道路依然漫长,白血病移植后一年的危险期,三年的观察期还需要紫荆小心而艰难度过,但幸好这一路都会有父母的陪伴。

在我们即将结束拍摄时,小紫荆特意送给我们她画的画。

CCTV新闻频道

[首播]:周日11点10分

[重播]:周日23点15分

周一04点10分

周五14点10分

联系方式:北京市羊坊店115号央视新闻评论部《纪事》栏目

邮编:100038

热线电话:010-63984661

Email:jishi@vip.sina.com

jishi@vip.sohu.net

关注百人牛牛稳定赢—昆山论坛微信公众号bbskshot,轻松在线查违章、查公交、查学区、查天气
 
帅哥在线oushidong
发帖
1035
昆币
357 枚
配偶
单身
在线
1953小时
沙发  发表于: 55分钟前
车辆状态都注销了,那这车怎么还在他手里???不是应该报废啊???百人牛牛稳定赢
关注昆山论坛微信公众号bbskshot,轻松在线查违章、查公交、查学区、查天气
 
快速回复
限76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