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馗斩妖除鬼记_第三十三章 陈仙奇为国捐躯

清博大数据 2017/8/21 7:14:50 阅读:45

德宗下《罪己诏》后,青州李纳取消王号,归顺朝廷。朱泚率领败兵逃离长安,李晟派遣兵马使田子奇追击。其余叛军相继投降。李晟驻军在含元殿前,住在含元殿东,下令各军说:“最赖将士之力,克清宫禁,长安士庶,久陷贼庭,若小有震惊,非吊民伐罪之意。晟与公等室家相见非晚,五日内无得通家信。”并对居民进行了安抚。李晟的大将私取叛贼妓女,尚可孤的士兵擅取叛贼马匹,都被李晟按军令斩杀。军队号令严明,“长安公私安堵,秋毫无犯,远坊长安市民看到有官军经过宿卫乃知官军入城。

六月四日,李晟让掌书记丁公异起草文告送到梁州,进呈给德宗,文书说:“臣与众将已经肃清了宫禁、宗庙,建筑、钟磐等设施完好无损,请皇上回宫”。群臣都上表祝贺,奏称:“古之树勋、力复都邑者,往往有之,至于不惊宗庙,不易市肆,长安人不识旗鼓,安堵如初,自三代以来未之有也。”德宗感动的说:“天生李晟,为社稷万人,不为朕也。”于是封李晟为司徒兼中书令,实封一千户。

陈仙奇听说杨秋妹去世后娶了个姓窦的女子续妻,李希烈听说户曹参军窦良的女儿窦娥很美,强娶之。窦良痛苦万分,对女儿说:“李希烈这个逆贼,我无能为力啊!”窦娥对父亲说:“别难过,我能灭贼。三国时期貂蝉可以除董卓,我也可以除李希烈。”于是委身嫁于李希烈。

窦娥很快得到李希烈的欢心,并且非常得宠,参与了李希烈的很多密谋,李希烈对窦娥说:“孤觉得陈仙奇对我不忠,孤想除掉他,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窦娥说:“仙奇忠勇可用,对大王绝对没有二心,只不过是受到丧妻之痛,才会心生怒火。”李希烈于是没有再怀疑陈仙奇。

陈仙奇知道窦娥护自,心里感激不尽。几个月后,窦娥对李希烈说:“仙奇之妻也姓窦,我想与仙奇妻结为姐妹,可以拉拢仙奇,不知大王是否愿意?”李希烈高兴的说:“这样很好啊,以后你们就专门服侍我们打天下,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陈仙奇知道窦娥与自己志向相同,于是令妻子经常去看望窦娥,两人拉长谈短,有时候也说悄悄话,窦娥偷偷对仙奇妻说:“贼现在虽强,终究必败,起仙奇准备之。”窦氏领悟,回去告诉陈仙奇,陈仙奇说:“我在等待时机”。

李晟在关中和叛军大战的同时,马燧和李抱玉也在对抗朱滔、田悦和王武俊,马燧和李抱玉大败田悦后将其围困在魏州,田悦连忙向朱滔求救。朱滔和王武俊联合打败马燧和李抱玉,解了魏州之围。李抱玉对马燧说:“王武俊忠烈,只是朝廷赏赐不均他才会联合朱滔造反,我们应该争取王武俊到我们的阵营来。”马燧说:“王武俊勇冠三军,有他帮助我们破朱滔必然。”正好,王武俊便派宋端去催促朱滔进军。朱滔大怒道:“孤频频作战得了病,正在就医,赵王还要噜嗦。孤为南救魏州,抛弃兄长,背叛君王,如同丢弃破鞋。赵王若定要疑我,由他自便。”宋端回报王武俊,王武俊对朱滔部将马寔说:“我希望冀王能速来,是希望他来指方向,决胜负,为什么那么恶声恶气?冀王将来并有天下,我只求有六七个城邑,当个节度使就足够了。”王武俊对朱滔越加不满,暗中与田悦商议说:“朱滔心胸狭窄,我们应该与其断绝联系”。

六月,李抱真命参谋贾林到王武俊营中诈降。贾林见到王武俊后,道:“我来此是奉诏规劝,不是来投降的。”王武俊闻言色变说:“进问详情?”贾林说:“天子深知您忠义为国,临行前对我说:‘先前处事有误,追悔莫及。朋友间有了错失尚可道歉,朕为四海之主,一点小事怎能耿耿于怀呢!’”王武俊说:“我是个胡将,尚且懂得安抚百姓,天子当然不会专以杀人来安定天下。如今山东有五支叛军,等到战胜他们时,百姓尽皆暴尸荒野,即使战胜了又让谁来守卫呢?我很想归顺朝廷,但已与诸镇结盟,我们胡人性直,不愿做理亏的事。如果朝廷下旨赦诸镇之罪,我便带头响应,诸镇有不听命的,我肯定会奉诏予以讨伐。这样一来,我上不负天子,下不负朋友,不用五十天,河朔便能平定”。贾林大喜,回报李抱真,李抱真于是上报朝廷。

公元785年,李希烈出兵准备占领江南,汴滑副都统刘洽率曲环、李克信军十多万人在白塔与李希烈交战,吴少诚一马当先,连砍官军数将,官军不能取胜,刘洽退还。士兵柏少清拦住刘洽马辔说:“公小有不利就退兵,为什么?”刘洽不听,连夜入宋州。

李希烈骤胜,径薄宁陵城,正好钟馗也在宁陵,钟馗本不想管凡人的事情,但是看到国家糜烂如此,于是来到宁陵最高山坡看双方交战。李希烈大军舟乘衔踵进,亘七十里。刘洽将领高彦昭、刘昌共婴垒以守。李希烈使妖人祈风,突然狂风从东南吹来,大火将官军的战棚烧尽,贼军坎堞欲登。高彦昭按剑乘陴,士感奋,个个死战,无奈火太大、火加风势,烧得官军伤亡惨重。钟馗立即拔出青龙宝剑,对着狂风砍几刀,风亦反,烧到李希烈的士兵,李希烈的贼兵被烧得屁滚尿流,大败而退。

李希烈的妖人见大风突然反向,大惊,心想:“官军一定有高人相助。”于是施展发力上到高空,看到钟馗拿着青龙宝剑站在最高的山上,妖人下到山头,怒对钟馗说:“你是何人?既然敢管我的闲事?”钟馗大笑说:“我乃终南山钟馗,你是不是想和我一决高下?”妖人大怒,拔剑直取钟馗,钟馗和妖人小战三回合,一剑将其劈死。

李希烈攻城大败,自己的妖人又不知去向,所以不敢再攻打宁陵城。中丞刘昌与众将商议说:“军法,是别人的一倍而不战,是贼猥吾寡,不如退以骄贼,自宋州出精锐,出其不意,功可成。”高彦昭谢说:“君少待,请尽力战,不胜再做打算。”乃登城誓众说:“中丞欲示弱,覆而取之,诚善。然我为守,得失在主人,今士受伤者须供养,有如弃城去,则伤者死内,逃者死外,吾众尽矣!”士皆泣,且拜说:“公在是,谁敢去!”刘昌大惭。高彦昭击家牛犒军,大家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吃饱喝足后高彦昭带领众人乘夜杀出,贼军大惊,被斩首三千级。高彦昭得胜回城,对刘昌说:“贼军兵多将广,我们需要援军。”于是请刘昌请援于刘洽,刘昌作书说:“宁陵城且危,请大将军救之。”高彦昭视书说:“君轻我耶?”取纸自为书:“末将在宁陵城大破贼寇,请大将军速来支援”。

刘洽得书,大喜说:“我之所以小有不利就退兵是因为兵无斗志将无战心,现在士兵都求战,健将在西,吾何忧?”乃选精兵八百,夜艾而入宁陵,李希烈不知。清晨傅城,士奋出,刘洽一马当先,杀入李希烈大营,李希烈大惊,连忙喊:“救驾。”陈仙奇带领亲军假装抵挡,柏少清也和士兵们奋勇杀入,李希烈大败,刘洽取其旆,斩首万计,追北至襄邑,收贼赀粮而还。刘洽表彦昭功,朝廷拜彦昭御史大夫,实封百五十户。

李希烈败退,寿州刺史张建封也屯守固始,不断出兵攻打李希烈的城池,李希烈担心四面受敌,急忙返回汴州,派骁将崇晖率精兵偷袭陈州,陈州守将向刘洽求援,刘洽选精兵五千赶到陈州,与陈州守将前后夹击,崇晖措手不及,大败。刘洽俘获崇晖及其兵众三万人。进而攻汴州,李希烈一筹莫展,连忙取消帝号,朝廷十几万大军围着汴州拼命攻打,李希烈令陈仙奇亲自上城墙指挥抵挡,陈仙奇故意心灰意冷,贼兵们无从适应。汴州被攻破,官军擒获郑贲、刘敬宗、张伯元、吕子岩、李达干,陈仙奇和李希烈逃回蔡州。李希烈的郑州守将孙液投降朝廷,德宗即任孙液为郑州刺史。

贞元二年(786),李希烈派杜文朝侵襄州,做最后的一搏,杜文朝士气低落,被樊泽打败,文朝亦被擒。此时李皋、张建封、曲环及李澄四面攻略李希烈的领地,李希烈气势日蹙,龟缩蔡州不敢动,于是杀伪宰相张鸾子谢朝廷,把所以责任推到张鸾子身上。德宗看到张鸾子的首级和李希烈的谢罪书,冷笑说:“李希烈这个老狐狸,想丢车保帅,没那么容易!”于是催促各路官军加紧围剿李希烈。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李希烈令陈仙奇去杀一头牛割几块生牛肉来让他下酒,陈仙奇巴不得这句话,立即找了一头病牛开膛去骨选了几块精细的牛腿肉献给李希烈,李希烈一边喝酒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牛肉,突然拿起一件说:“将军要不要也来一块?”陈仙奇笑说:“我没大王豪迈,吃不惯生肉。”李希烈于是自己享用。

明日,李希烈突然上吐下泻,不久病倒,陈仙奇连忙派贺知章和陈子让去请军医,军医来到后,陈仙奇暗中对军医说:“你的亲人已经被我控制,你想让他们活命的话就把这包毒药放进李希烈的药里,不然我就先杀掉你。”军医害怕不已,不得不把毒药放进李希烈的药里,李希烈喝了药后病情加重。深夜,黑白无常嘻嘻哈哈的来到李希烈的房间,李希烈怒问:“你们是何人?”黑无常说:“我们不是人。”白无常说:“我们是鬼差。”希烈大惊,大叫一声吐血身亡。

李希烈已死,其几个儿子商议说:“父亲只是吃了点牛肉就生病,最后爆病身亡。一定是陈仙奇等人所为,我们要除掉陈仙奇等将领。”于是秘不发丧,想全部诛杀各将后自立。窦娥知道李希烈儿子们的阴谋,正在想办法通知陈仙奇。正好,此时有来献樱桃的,窦娥请求分一些送给仙奇的妻子,希烈的儿子同意,窦氏就用蜡封帛条夹在果子中,泄露李希烈儿子的打算。陈仙奇看到帛条大惊,立即令亲将薛育召集亲兵,陈仙奇对各个将领说:“李希烈自私称帝,搞得淮西与朝廷连年大战,将士们横尸遍野,现在李希烈已死,其子秘不发丧,想诛杀我们,我们不可坐以待毙。”大家群情激愤,陈仙奇与薛育带兵鼓噪而入,李希烈的儿子们大惊,连忙出来,遍拜各将说:“愿意去掉皇帝称号,如同淄青李纳一样。”话才说完,即被仙奇等斩杀。

陈仙奇将李希烈及其妻、儿子共七人之头函封献朝廷,德宗下令暴李希烈尸于市。德宗因陈仙奇忠心,即任他为淮西节度使,免淮西贡赋二年。陈仙奇下令将士们狂欢三天,蔡州的将士听闻不用打仗,个个欢呼,大家于是杀牛宰羊,开怀畅饮。

淮西兵马使李希烈之宠将吴少诚正在和官军对垒,听闻李希烈被陈仙奇所杀,大怒,立即召集军队说:“陈仙奇深受大王厚恩,不思报答,反而将其毒死,我们回军为大王报仇。”将士群情欢呼。

陈仙奇正在与将士喝酒吃肉庆祝李希烈灭亡,突然城内一片大乱,陈仙奇连忙带领众将冲出,措手不及被吴少诚斩杀。吴少诚接管蔡州,自称淮西留后。朝廷见国家长久战乱,也不想再追究,于是封吴少诚为淮西节度使。诏追赠陈仙奇为太子太保。

贺知章和陈子让偷偷把陈仙奇埋葬,贺知章对陈子让说:“以为陈仙奇荣华富贵到手了,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一场空。”陈子让说:“他怎么说也是我们鬱林的英雄,只怪他运气不好。”两人在仙奇坟前拜三拜后离开淮西踏上了返回鬱林之路。

晚上,吴少诚把自己灌个大醉,深夜,陈仙奇的鬼魂来找吴少诚报仇,吴少诚大惊,拔剑猛砍陈仙奇,但是每次都扑空。吴少诚不得已,下跪说:“我杀你是逼不得已的,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李希烈养子数千,不杀你他们迟早造反。”陈仙奇大笑说:“那你就杀我替他们泄愤?”吴少诚说:“朝廷宦官专政,我们各守一方,大家相安无事,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况且淮西就算重新归朝廷管辖,那些宦官也会把淮西搞个鸡犬不宁。我答应你我主政淮西一定维护公平,秉公执法,不会让淮西的老百姓失望。”陈仙奇觉得自己死了也好,可以和杨秋妹相聚,并且觉得吴少诚应该也是个好官,于是不再追究,落魄的离开。

黑白无常把李希烈的鬼魂押到地府,判官判李希烈打入十八层地狱,李希烈大惊说:“我不要下十八层地狱,我是皇帝,我要上天堂。”阎王大怒说:“你这个奴才,生前造反害死大量民众,还想上天堂,立即把李希烈押下去,先去油锅炸他一炸。”鬼差押着李希烈来到油锅旁边,只见一个鬼差押着一个膀宽腰圆、胖呼呼的鬼魂过来,李希烈问:“他是何人?”鬼差说:“他就是比你先造反的安禄山。”鬼差抬起安禄山扔进油锅,炸了一炸又捞起来。李希烈看到安禄山被炸得满脸乌黑,害怕不已。此时,另外一个鬼差又押一个面容消瘦、须发稀疏、耸肩驼背、凹眼歪鼻的鬼魂过来,李希烈惊问:“他又是谁?”鬼差怒说:“他是史思明,给我扔进油锅里。”随着史思明“啊”的一声惨叫,李希烈立即晕倒。

电子游戏厅适用的营业税税率是多少.
大发888苹果系统下载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大发888苹果系统下载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大发888苹果系统下载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82
0